INTERVIEW 專訪
劉耕名, Bito甲蟲工作室 動態影像導演
新時代,『輕設計』才是王道
2014/11/06  by 採訪/編輯 林韋村、鄭名涵、陳喬惠
劉耕名,紐約¬藝術學院 (School Visual Art)電腦藝術創作碩士畢業,【Bito甲蟲工作室】負責人。曾製作滾石三十週年《快樂天堂》音樂錄影帶、FB形象廣告等,作品跨足音樂、商業、插畫等多元領域。

金曲獎最佳國語專輯入圍影片,陳綺貞、盧廣仲音樂錄影帶,Facebook形象廣告等,劉耕名帶領的【Bito甲蟲工作室】(以下簡稱Bito)成立短短兩年,便展現極高能見度,創作能量有目共睹!紐約求學工作,以至回到台灣創業,一路上劉耕名對動態影像產業自有一套觀察與理解,並開創自己的獨特道路。【DAT】由金曲作品談起,進一步挖掘劉耕名創作與品牌經營理念,期待為設計人帶來更多新想法!

劉耕名的工作室充滿了特別的收藏品
今年金曲獎,【Bito】參與了兩項入圍影片製作,是否能與我們分享創作理念?
以國語專輯來說,由於是最大獎,我們與設計師王志弘一起合作。我在做動態影像時從未遇過這麼日系、格線派的風格,過程中向他解釋了Motion的格線就是時間,希望可以有力量兼具莊重,最後我們成功地在日系和美系之間得到一個平衡。我們以動態的「國」表現Non-stop的概念,方塊跑動範圍就是國的框線,呼應Graphic& Beats的金曲主軸。

【Bito】參與最佳國語專輯獎入圍影片製作

【Bito】參與最佳原住民專輯獎入圍影片製作
這次與純平面設計師合作,是否有些撞擊與火花?
如何讓人影片看很久是我們的專長,而看一個畫面看很久則是他的專長。平面設計需要很多巧思讓大家看得目不轉睛,而我們是要讓大家不關掉Keep Attention。我們對Beats的那種情緒很重要,因為一直在做動態設計,以前沒有特別想到,這次合作中突然注意到這個有趣差異。
剛剛談到合作,動態影像工作是否常需要跨界交流?
對!Motion Graphics(動態影像)是一個平台,需要跨界整合,光一個轉場就需要好多技術,插畫家、3D、After Film、Flash,集合一個團隊才能完成。一直想提醒有志做Motion Graphics的人不要自己一個人硬做,那樣做不久;你要到一個好公司,學習和整個團隊一起合作,這不是在做藝術而已,需要專業分工。


成立兩年多,甲蟲工作室陸續加入各領域專業人才
你對動態影像產業的觀察?
無論是在紐約或台北,你做的都是全世界的生意。以前不太可能,但現在這種合作方式已經越來越被企業接受。重點還是,「讓作品說話」。以前所有電視廣告顧客都在紐約,所以很多厲害的設計師畢業後都會去紐約工作。但是現在產業改變很大,電視廣告沒有像以前預算那麼多,開始轉型成數位網路方式,「輕」化製作流程,補片較短,整個策略也短,反應要很快,要隨著顧客改變,以往廣告流程相對之下變得沉重而轉型困難。Motion其實只是一種工具,APP、遊戲設計等等都需要,只是載體的轉換。
台灣客戶很喜歡3D特效類的東西,但歐美流行的是輕的、靈巧的,因為他們什麼都看過了,所以回到最初的平面,讓資訊單純化、回歸本質,這也是現在【Bito】在努力的轉機。


Bito甲蟲工作室內部一隅
你認為下一步的Motion Graphic趨勢將如何發展?
其實趨勢會不斷的迴盪,從前是兩年盪一次,現在是這樣子(手指快速擺動),什麼東西都是立即性,可能我們今天發布了什麼,外國就看到了,可能人家說現在的趨勢是流體、手感,可是對我來說那都只是風格,我覺得是要怎麼運用它。
如果要講在國際上,例如美國,我剛開始工作05年,那時是紐約Motion Graphics最爆炸的時候,廣告每支都是Motion Graphics,每個人都想試試看,什麼都長花長草莓。我們叫 Eye Candy,餵眼睛吃糖果,但是後來發現不再有吸引力了,因為大家都做一樣的東西。
所以Visual Story Teller 的使命是「如何在紛亂時代讓大家看你的東西可以停留,甚至幫忙傳播、被感動」。「創造內容」這件事變得更重要,因為我們本來就和傳統製片和編劇不一樣,這個世代不是文字世代,以後圖片就是懶人包,所以視覺語言在下一個世代勢必很重要,解讀事物然後視覺化的能力會是一個比製作動態影像更重要的技能。


Bito甲蟲工作室內部一隅
台灣身分對你創作或創業的影響?
我就是一個假紐約客真台客啊!在設計產業一定有關係,尤其是在紐約,做的是最前端的文化,說真的就是個爭議點,因為你根本就不了解他們文化,做出來的都是表象的東西,只是個執行者、局外人,做出來的東西很酷很炫,但是別人不會去看它。
我覺得做久了,雖然每天都是大客戶,但會Reach到一個Culture Ceiling,然後就很難再上去了。真心佩服李安,用他的方式讓大家買單,但是這在商業上其實很難,因為我們就是在硬逼自己做美式的東西,當然我的東西和他們不同,也會融合我的文化,但是如果要更多更有影響力,就會比較困難,這也是個衝突點。所以我回來了,【Bito】作品現在也在美國的Studio流傳,慢慢做還是會有影響力的。台灣人才很多,只是沒有一個舞台,而我現在正想辦法努力一點一點創造那個舞台。

劉耕名2006年獲得「Adobe 設計成就獎」的作品《Travel Diary》。融合家鄉的生長經驗,創造出令人眼睛一亮的獨特性
身為一個台灣動態影像代理商,你對這個專業領域的展望和想法?
其實沒有想很多,但我一直不想擴大,因為我現在其實是右腦導演左腦老闆,老闆當然希望賺很多錢,但我現在想的是,這兩者要怎麼平衡,在10幾個人的小公司創造最大的效益。我有認識一些Artist,公司就2、3個人,一直以來都是這個size,還是很有影響力。也希望以後【Bito】裡不要只有我一個導演,可以有更多風格。甚至是現在員工有才華的幾個,之後可能就拉起來當導演。我覺得當導演需要時間,不要太急,很多人畢業就說我是導演我做過一支片了。當你有這樣的想法,很危險,如果是超級天才,全世界只有你,那很好,22歲就自己創業知道自己要作什麼。可是當你是導演,全部人都要聽你的話,會失去很多學習的機會,希望年輕的創作者可以想一下。
給年輕創作者的建議?
熱情。
如果你會用下班時間做些好玩的東西,就是一種熱情。很多人都在抱怨業主,但是我覺得誰沒有經歷過,可是重點是怎麼轉化成自己的東西。還有對自己的要求,你會知道人外有人,但你必須要向這些人看齊,要把自己標準放高,例如「我就是要做到這個水準、我就是要被國外看到」這樣的企圖,才可能做出好東西。

2014年,【Bito】為「TEDxTaipei」量身打造的作品

音樂領域也時常可見【Bito】的作品。上為台灣歌手陳綺貞的MV《周夢蝶》

【Bito甲蟲工作室】We are Bito



【Bito甲蟲工作室】網址:http://bito.tv/


活動 DAT HAPPENIN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