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ing a beautiful new home for the fish: waterscape in the water

我們的家屋是我們在世間的小角落,誠如常有的說法,家屋是我們最初的宇宙,一個真實的宇宙。

——加斯東.巴舍拉(Gaston Bachelard),《空間詩學》

水面下,小小的面孔從泡泡般、如白色胖珊瑚的形體中冒出,水草隨魚兒尾巴波動微微擺盪;或是,穿過如泡沫形體的洞網,在層層葉片間玩起捉迷藏。烏龜踏著卵石般的台階緩慢拾級而上,缸底小小沙塵暴掀起;燭台般的站台,半透明的小蝦扭著身軀,奮力往上一躍至水面換氣,玻璃箱內畫出似有非有的弧線痕跡。

Waterscape. Art Direction: Haruka Misawa. Movie: Masayuki Hayashi. Film Editing: Michihiro Kuroda. Music: Yasuto Yokota.

Waterscape. Art Direction: Haruka Misawa. Movie: Masayuki Hayashi. Film Editing: Michihiro Kuroda. Music: Yasuto Yokota.

Underwater Greenhouse, Dome-shaped.「玻璃球內創造了一個小小的溫室,植物飄浮於水中。因為球內存在著空氣,使其溫度較室溫高,讓植物能持續生長,形成一個小溫室。這件作品創造出『水中的水面』,重新定義了我們對『水面只存在於水的表層』的既定認知。」

Underwater Greenhouse, Dome-shaped.「玻璃球內創造了一個小小的溫室,植物飄浮於水中。因為球內存在著空氣,使其溫度較室溫高,讓植物能持續生長,形成一個小溫室。這件作品創造出『水中的水面』,重新定義了我們對『水面只存在於水的表層』的既定認知。」
Underwater Greenhouse, Dome-shaped.「玻璃球內創造了一個小小的溫室,植物飄浮於水中。因為球內存在著空氣,使其溫度較室溫高,讓植物能持續生長,形成一個小溫室。這件作品創造出『水中的水面』,重新定義了我們對『水面只存在於水的表層』的既定認知。」
Underwater Greenhouse, Dome-shaped.「玻璃球內創造了一個小小的溫室,植物飄浮於水中。因為球內存在著空氣,使其溫度較室溫高,讓植物能持續生長,形成一個小溫室。這件作品創造出『水中的水面』,重新定義了我們對『水面只存在於水的表層』的既定認知。」

Cloud-like Lump. 「重量笨重的物體,放入水中後,卻會呈現輕巧如漂浮的印象。運用這視覺裡的錯覺小把戲,我藉著創造出光滑、圓潤的白色物體,伴隨魚兒的悠游,試著營造出飛船在天空雲朵間穿梭而過。」

Cloud-like Lump. 「重量笨重的物體,放入水中後,卻會呈現輕巧如漂浮的印象。運用這視覺裡的錯覺小把戲,我藉著創造出光滑、圓潤的白色物體,伴隨魚兒的悠游,試著營造出飛船在天空雲朵間穿梭而過。」
Cloud-like Lump. 「重量笨重的物體,放入水中後,卻會呈現輕巧如漂浮的印象。運用這視覺裡的錯覺小把戲,我藉著創造出光滑、圓潤的白色物體,伴隨魚兒的悠游,試著營造出飛船在天空雲朵間穿梭而過。」
Cloud-like Lump. 「重量笨重的物體,放入水中後,卻會呈現輕巧如漂浮的印象。運用這視覺裡的錯覺小把戲,我藉著創造出光滑、圓潤的白色物體,伴隨魚兒的悠游,試著營造出飛船在天空雲朵間穿梭而過。」

一缸水加上幾株水草或石頭,打造魚兒的家屋總不費心力,但日本設計師三澤遙 Haruka Misawa 卻有著不同的看法。曾任職於 nendo、原研哉原設計研究所(Hara Design Institute)的三澤遙,以自身在魚缸養小蝦、魚兒的經驗為譜,於 20 立方公分的方形玻璃中,拾起日常畫面裡的小小片段,像是水中折射的光影、天空浮走的雲朵、樹木吸收土裡養分的樹根、水中泡沫的線條、風中浦公英的蓬鬆形體,轉變為設計靈光,描繪了一個水面下優雅、寧靜的生態世界——waterscape。

Zoning with Foams.「沃羅諾伊圖(Voronoi Diagram )的形體令我想起泡沫的聚合狀態,啟發了這件作品。較寬鬆的空間如同被身形較大的魚兒所支配的領地,而緊湊密集之處則是身型較小的魚兒棲身之地;以一種溫柔的方式,在魚缸內呈現領域邊界。」

Zoning with Foams.「沃羅諾伊圖(Voronoi Diagram )的形體令我想起泡沫的聚合狀態,啟發了這件作品。較寬鬆的空間如同被身形較大的魚兒所支配的領地,而緊湊密集之處則是身型較小的魚兒棲身之地;以一種溫柔的方式,在魚缸內呈現領域邊界。」
Zoning with Foams.「沃羅諾伊圖(Voronoi Diagram )的形體令我想起泡沫的聚合狀態,啟發了這件作品。較寬鬆的空間如同被身形較大的魚兒所支配的領地,而緊湊密集之處則是身型較小的魚兒棲身之地;以一種溫柔的方式,在魚缸內呈現領域邊界。」
Zoning with Foams.「沃羅諾伊圖(Voronoi Diagram )的形體令我想起泡沫的聚合狀態,啟發了這件作品。較寬鬆的空間如同被身形較大的魚兒所支配的領地,而緊湊密集之處則是身型較小的魚兒棲身之地;以一種溫柔的方式,在魚缸內呈現領域邊界。」

Fluff in the Air.「由於水和魚的律動,絨毛狀的物體在水中微微晃動,如同被輕柔的微風吹拂而過。在輻射狀的結構頂端,細小的泡泡由此進入水中,進而形成水中微微的浮力,加上水底的重量,便創造出如蒲公英直立於水中的光景。」

Fluff in the Air.「由於水和魚的律動,絨毛狀的物體在水中微微晃動,如同被輕柔的微風吹拂而過。在輻射狀的結構頂端,細小的泡泡由此進入水中,進而形成水中微微的浮力,加上水底的重量,便創造出如蒲公英直立於水中的光景。」
Fluff in the Air.「由於水和魚的律動,絨毛狀的物體在水中微微晃動,如同被輕柔的微風吹拂而過。在輻射狀的結構頂端,細小的泡泡由此進入水中,進而形成水中微微的浮力,加上水底的重量,便創造出如蒲公英直立於水中的光景。」
Fluff in the Air.「由於水和魚的律動,絨毛狀的物體在水中微微晃動,如同被輕柔的微風吹拂而過。在輻射狀的結構頂端,細小的泡泡由此進入水中,進而形成水中微微的浮力,加上水底的重量,便創造出如蒲公英直立於水中的光景。」

數顆白色、扁平、如鵝卵石的小平台,由細細的條狀連結在一起,成了烏龜攀爬至水面的台階,緩緩拾級而上。

數顆白色、扁平、如鵝卵石的小平台,由細細的條狀連結在一起,成了烏龜攀爬至水面的台階,緩緩拾級而上。
數顆白色、扁平、如鵝卵石的小平台,由細細的條狀連結在一起,成了烏龜攀爬至水面的台階,緩緩拾級而上。
數顆白色、扁平、如鵝卵石的小平台,由細細的條狀連結在一起,成了烏龜攀爬至水面的台階,緩緩拾級而上。

水面之下的世界是個獨特的環境,這樣的場域中,散發著與被空氣圍繞的空間裡截然不同的能量。

光線、空氣、水,生態以肉眼難以察覺的運作系統在一景域裡擴展延伸;人類生活於土地之上,對於水面下的姿態總有好奇窺視的慾望,而水族箱或魚缸,也許可被視為一探水中樣貌最為普及的方式。waterscape 作品長度、寬度、高度多為 20 公分的空間,這是三澤遙身為設計師對自己立下的條件;創作中有所限制,讓她能時刻嚴謹地在思考脈絡裡,提醒自己的發想不致於至藝術層面的無限奇想。看似極簡、乾淨的輪廓,並非僅僅出於外在美感考量,而是經過無數次的小實驗;也因此對她來說,waterscape 不僅僅只是「魚缸」如此表面的意義,而是「一連串的嘗試,嘗試尋找一個全新的水生景域。」

Membranes of Boundary with Openings. 「這件作品沒有所謂的正面。魚缸中的空間被分為兩區,從四面不同的角度觀看便會有不同的景致,形成一個多面皆可觀賞的魚缸。」

Membranes of Boundary with Openings. 「這件作品沒有所謂的正面。魚缸中的空間被分為兩區,從四面不同的角度觀看便會有不同的景致,形成一個多面皆可觀賞的魚缸。」
Membranes of Boundary with Openings. 「這件作品沒有所謂的正面。魚缸中的空間被分為兩區,從四面不同的角度觀看便會有不同的景致,形成一個多面皆可觀賞的魚缸。」
Membranes of Boundary with Openings. 「這件作品沒有所謂的正面。魚缸中的空間被分為兩區,從四面不同的角度觀看便會有不同的景致,形成一個多面皆可觀賞的魚缸。」

Membranes of Boundary with Openings.「那如薄膜般的隔層,並不僅僅呈現出人造感,其充滿有機感的線條如同波紋,柔和地融入周圍的水中光景。」

Membranes of Boundary with Openings.「那如薄膜般的隔層,並不僅僅呈現出人造感,其充滿有機感的線條如同波紋,柔和地融入周圍的水中光景。」
Membranes of Boundary with Openings.「那如薄膜般的隔層,並不僅僅呈現出人造感,其充滿有機感的線條如同波紋,柔和地融入周圍的水中光景。」
Membranes of Boundary with Openings.「那如薄膜般的隔層,並不僅僅呈現出人造感,其充滿有機感的線條如同波紋,柔和地融入周圍的水中光景。」

除了擁有生命的魚、蝦、水生植物等有機體,打造 waterscape 的兩個可見元素便是水與容器。以這兩個必備元素,三澤遙展現它們於發想概念裡的各種形體。飽滿、優雅,宛如在魚缸裡搭建起水晶球,放入水草,魚兒從下方洞口悠然游進;透過圓弧形的表面以及光與水的折射,球型裡的樣貌如同手持放大鏡展現於眼前。Step-like Tree 樹狀型的結構,成為小蝦游至水面換氣時的休息平台,「當小蝦攀爬上去休息而後到水面換氣,這真實發生、親眼見證時,我腦海浮現『牠們完全理解我每個設計細節用途』」,難以透過聲音或表情向外傳遞感受的水生動物,自此與人類產生窩心的共鳴。或是,在水中搭起黑色支架,沿著支架水面漂浮著極細小的葉片——這既是魚兒的綠意屋頂,也在水中與空氣兩個世界間,畫出一條詩意的邊界。

Step-like Tree.「我等了好一陣子,小蝦開始攀爬上平台般的條狀結構,接著繞著枝條轉圈、上上下下跳躍、浮動。當我看著這幕,我腦海浮現『牠們完全理解我每個設計細節用途』這樣的想法。」

Step-like Tree.「我等了好一陣子,小蝦開始攀爬上平台般的條狀結構,接著繞著枝條轉圈、上上下下跳躍、浮動。當我看著這幕,我腦海浮現『牠們完全理解我每個設計細節用途』這樣的想法。」
Step-like Tree.「我等了好一陣子,小蝦開始攀爬上平台般的條狀結構,接著繞著枝條轉圈、上上下下跳躍、浮動。當我看著這幕,我腦海浮現『牠們完全理解我每個設計細節用途』這樣的想法。」
Step-like Tree.「我等了好一陣子,小蝦開始攀爬上平台般的條狀結構,接著繞著枝條轉圈、上上下下跳躍、浮動。當我看著這幕,我腦海浮現『牠們完全理解我每個設計細節用途』這樣的想法。」

三澤遙使用尼龍或是壓克力等人造素材巧妙在魚缸中佈局,試著驗證是否非自然的素材也能與生命共生共存。她透過如吹製玻璃、 3D 列印等方式完成這些物件;而正因對水生生物理解,她清楚知道水中生物對居住環境的變化非常敏感,也因此所使用的人造物件並不會對生物有害。

三澤遙使用尼龍或是壓克力等人造素材巧妙在魚缸中佈局,試著驗證是否非自然的素材也能與生命共生共存。她透過如吹製玻璃、 3D 列印等方式完成這些物件;而正因對水生生物理解,她清楚知道水中生物對居住環境的變化非常敏感,也因此所使用的人造物件並不會對生物有害。
三澤遙使用尼龍或是壓克力等人造素材巧妙在魚缸中佈局,試著驗證是否非自然的素材也能與生命共生共存。她透過如吹製玻璃、 3D 列印等方式完成這些物件;而正因對水生生物理解,她清楚知道水中生物對居住環境的變化非常敏感,也因此所使用的人造物件並不會對生物有害。
三澤遙使用尼龍或是壓克力等人造素材巧妙在魚缸中佈局,試著驗證是否非自然的素材也能與生命共生共存。她透過如吹製玻璃、 3D 列印等方式完成這些物件;而正因對水生生物理解,她清楚知道水中生物對居住環境的變化非常敏感,也因此所使用的人造物件並不會對生物有害。

沿著支架的各個立點用透明片圈起圓弧線條,在線條外的水面撲滿水草葉片,線條內透視著水底空間,如同一座座綠色水道上的隱形島嶼。

沿著支架的各個立點用透明片圈起圓弧線條,在線條外的水面撲滿水草葉片,線條內透視著水底空間,如同一座座綠色水道上的隱形島嶼。
沿著支架的各個立點用透明片圈起圓弧線條,在線條外的水面撲滿水草葉片,線條內透視著水底空間,如同一座座綠色水道上的隱形島嶼。
沿著支架的各個立點用透明片圈起圓弧線條,在線條外的水面撲滿水草葉片,線條內透視著水底空間,如同一座座綠色水道上的隱形島嶼。

牠們各自對這新環境的反應,讓我理解到我所創作的不只是物體,而是能與其他生命交流、對話的設計。即便我以人造材料製作,但『盡可能讓牠們貼近自然』是這系列作品的目的。經過多次實驗,我也發現我所製作的人工物件,其實與自然裡的有機元素極為相似,像是泡沫、浦公英、樹枝;對於自然水生生態中的存在,如水生植物、石頭、漂浮木,以及其他為水中生命而生的大自然元素,我也開始有全新的理解,這也讓我對大自然充滿敬意。

既然對三澤遙來說,waterscape 不僅僅是「魚缸」,而是全新的水生景域,那麼在設計裡勢必聚焦著水生生態發生的可能。命名為 Underater Greenhouse 的作品,如字面之意為水中溫室,在注滿水的水缸中,放入如熱氣球懸浮或巨蛋建築般、內含定量空氣並有水草飄浮於水面的球型——一面「存在於水中的水面」浮現,像是一場玻璃水箱內的魔術。「與重力相反的浮力推進,礫石會慢慢沉入底部,水生植物會輕柔地將葉面尖端像水面伸展」,藉由浮力與重力的美妙拉鋸,空氣保留在球型內,提供水面植物氧氣,進行光合作用,而魚兒也靠著吃食水草而生——小小的生態自行建立,展現著生命的宏大循環與生生不息。

Underwater Greenhouse, Balloon-shaped.「玻璃球內創造了一個小小的溫室,飄浮於水中。因為球內存在著空氣,使其溫度較室溫高,讓植物能持續生長,形成一個小溫室。這件作品創造出『水中的水面』,重新定義了我們對『水面只存在於水的表層』的既定認知。」

Underwater Greenhouse, Balloon-shaped.「玻璃球內創造了一個小小的溫室,飄浮於水中。因為球內存在著空氣,使其溫度較室溫高,讓植物能持續生長,形成一個小溫室。這件作品創造出『水中的水面』,重新定義了我們對『水面只存在於水的表層』的既定認知。」
Underwater Greenhouse, Balloon-shaped.「玻璃球內創造了一個小小的溫室,飄浮於水中。因為球內存在著空氣,使其溫度較室溫高,讓植物能持續生長,形成一個小溫室。這件作品創造出『水中的水面』,重新定義了我們對『水面只存在於水的表層』的既定認知。」
Underwater Greenhouse, Balloon-shaped.「玻璃球內創造了一個小小的溫室,飄浮於水中。因為球內存在著空氣,使其溫度較室溫高,讓植物能持續生長,形成一個小溫室。這件作品創造出『水中的水面』,重新定義了我們對『水面只存在於水的表層』的既定認知。」

巨蛋型的玻璃內注滿水面,魚兒能從下方洞口游入其中。而真正的水面卻遠低於蛋形體高度,形成魚兒游在水面上的趣味錯覺。

巨蛋型的玻璃內注滿水面,魚兒能從下方洞口游入其中。而真正的水面卻遠低於蛋形體高度,形成魚兒游在水面上的趣味錯覺。
巨蛋型的玻璃內注滿水面,魚兒能從下方洞口游入其中。而真正的水面卻遠低於蛋形體高度,形成魚兒游在水面上的趣味錯覺。
巨蛋型的玻璃內注滿水面,魚兒能從下方洞口游入其中。而真正的水面卻遠低於蛋形體高度,形成魚兒游在水面上的趣味錯覺。

理性觀察,感性建構,從生活裡的小實驗出發,三澤遙在水中描繪出一條人工與自然交融的視野。即便發生在小小的、淺淺的水缸中,藉由關注這雙手便能捧起的迷你世界,卻讓我們能更深刻理解微小生命的奧妙。魚兒、小蝦或是烏龜,形體雖小,卻不卑微,當我們迷戀牠們的姿態、選擇有牠們的相陪,也要以最符合其習性的方式,打造牠們家屋——也許正如巴舍拉所言,這是屬於牠們最初、甚或唯一的宇宙。讓這些小生命不再只是生活裡的美麗風景,三澤遙以嚴謹卻優雅的方式,將牠們溫柔捧起——設計之外,更是對生命的敬意。

Photography/ Masayuki Hayashi
All Images Courtesy of MISAWA DESIGN INSTITUTE.

 

Join Polysh Facebook Read the latest and interesting architectural and design articles at any time.

Written By
More from Alice Chan

"Parc de Versailles passed. Landscape: JAMEI CHEN 2016 Fall Winter Release

Layers of stacked feathers smashed across the wall, the projected picture shimmered with sparkle, and the swaying under the brim was originally the gorgeous figure of Queen Mary Anthony in "Versailles Golden Lady"; sweet dreams like foam dissipated Oncoming "Elisabeth" Queen's provocative gaze, even more chilly and arrogant under the dim light of the scene - Chen Jimin JAMEI CHEN 2016 autumn and winter series extended the time track, in JAMEI CHEN another space to go back to the gorgeous but The ancient age of depression and suppression; these two female figures who led the trend of contemporary style in the 16th and 18th centuries, ghostly like the overlapping of the models in the pace of the back and forth, classical and gorgeous with the development of contemporary contours, impact each other. Photography/ 黄士庭Photography/ 黄士庭Photography/ Janet...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