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随录音师的脚步,听见世界的形貌:《电影耳:记录声音/声音纪录》

《电影耳:记录声音/声音记录》展场局部。

这一切声音也许极其日常,高低音频的叙事里,有属于自己的故事。但也有些声音非常遥远,像是到不了的远方。由 TIDF台湾国际纪录片影展立方计划空间共同主办,法籍声音艺术家澎叶生(Yannick Dauby)策划的展览《电影耳:记录声音/声音纪录》以田野录音为端点,连结感官经验、生态环境、采访纪录与声音艺术。

《电影耳:记录声音/声音记录》展场局部:聆听间。
《电影耳:记录声音/声音记录》展场局部:聆听间。

听觉是一种无法逃离的感官经验,不若其他知觉我们得以有意识的选择是否接收,声音的波动就随着空气等等介质到达耳膜。像是睡眠之际,蚊虫快速的震动翅膀飞行的声音,仿若是无解的课题。而在David Toop 的《Lost Shadows: in Defence of the Soul》里,蚊虫在录音师探访亚马逊河域亚诺马米族人的萨蛮仪式之旅中毫不缺席。得以从录音师为中心倚着声音的远近与发声来源,描绘出他所探访的深林样貌,却也在巫师神奇的音质中,添上一点神秘。在声音引领旅途的同时,录音者的文字纪录细腻的轮廓出声音当下他们移动的途径、亚诺马米族人对外人的警戒与意图、巫师萨蛮仪式的进行与录音师被大量蚊虫叮咬的面容。

大卫.图伯(David Toop),〈消失的影子:守护灵魂〉(Lost Shadows: In Defence of the Soul)展场,1978。

大卫.图伯(David Toop),〈消失的影子:守护灵魂〉(Lost Shadows: In Defence of the Soul)展场局部,1978。

大卫.图伯(David Toop),〈消失的影子:守护灵魂〉(Lost Shadows: In Defence of the Soul)展场,1978。
大卫.图伯(David Toop),〈消失的影子:守护灵魂〉(Lost Shadows: In Defence of the Soul)展场局部,1978。

岩田茉莉江与柳沢英辅的《大东诸岛》,则相较亚马逊流域的生活温驯许多;树林里头的猫头鹰仿若规律地叫着,蝙蝠的叫声微弱而尖细但也有台风时节的沉重海浪声。声音记录里也有不甚惊奇的雨声——当地种植甘蔗的农民,会仔细听雨打在屋顶的声音,因为雨量和甘蔗的收成密切相关。

《电影耳:记录声音/声音记录》展场局部。
《电影耳:记录声音/声音记录》展场局部。

而当我们回到台北的声音时,那是一个民族志式混杂而成的地方叙事,却仿佛随着记忆荒芜的城市角落。 《缝盗声程游:稻埕发声》是Nigel Brown、张惠笙与澎叶生以大稻埕为题的表演纪录,地方居民以方言描述着过去平实的时光记忆。而黄大旺与张又升的《百战天龙》则记录下城市怪诞却与我们非常接近的日常变形,像是电影节的票口或是路边的叫卖声宛如闹场般的脱序声音。

彼得.科萨克(Peter Cusack),〈来自危险地域的声音〉(Sounds From Dangerous Places)展场,2002。

彼得.科萨克(Peter Cusack),〈来自危险地域的声音〉(Sounds From Dangerous Places)展场,2002。

在各种奇幻且遥远的声音组成里,我们仿佛得以凭借着这些专注、被凝视的声音,加上一些文字介绍叙述或是地图、影像,而更加了解我们未曾抵达的异域。这个声音的隧道,仿若只有声音没有光,录音师操作收音器材,不知如何地,光就溜了进来,我们就知道了世界的形貌。

《电影耳:记录声音/ 声音纪录》
立方计划空间/ 台北市罗斯福路四段136 巷1 弄13 号2 楼
Opening Hour: Wed-Sun/ 02:00-08:00 pm
展期至2018 年7 月8 日止。

All Images Courtesy of TIDF台湾国际纪录片影展.

加入 Polysh Facebook 随时阅读最新、有趣的艺文与展览故事。

More from Tomtom Chuang

新旧时代的市井美味交易:十七世纪老市场变身时髦餐馆,荷兰莱登Waag

若想了解一座城市的生活样貌,那么去逛逛那个城市的市场,便能看尽市井的日常;从物件、食材、香料的使用与选择,拼凑出一个地方可能的样貌,仿佛是一个研究计画的起点。随着城市扩张、消费习惯改变、运输方式的改善,市场可能被集中成一个方块、一栋建筑或什至是一片广场——旧的被新的取代,又或者被荒芜着。十七世纪的欧洲处于动荡的政治革命,知识与科学的理解也不停翻转,认知世界的方式不断改变。牛顿的物理定律把力量数据化,笛卡尔的著作影响着近代的哲学,哥白尼提出太阳为中心的学说,巴洛克建筑体现时代的样貌。荷兰莱登的市场De Waag,从这动荡启蒙的17 世纪运作到20 世纪,商人们在这个市场里贩卖着各式的商品;直到1972 年,这个市场贩售出最后的一件商品:一块起司。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