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人挑片|「电影,在寻常生活里,奇迹发生之处」,作家陈德政

陈德政,政大广电系毕,纽约New School媒体研究硕士。写字的人,平时也听些音乐、看些电影、走过几个地方。着有《给所有明日的聚会》、《在远方相遇》、《我们告别的时刻》。 Photography/ 李盈霞.

适逢2018 台北电影节即将展开,Polysh 在书写、音乐、表演艺术领域,邀请几位爱看电影的创作人,谈谈他们心中的「电影之爱」,分享他们如何「看电影」。

录制一卷卷老派又念旧的Mixtape,用言语、用词汇;转译记忆里依然明亮或感动的时刻为高低起伏,而后在读者脑海里引起回声共鸣。陈德政,用文字重新谱写90 年代,化音乐脉络为自我成长脉络;字里行间有青春的冒险、柔软和焦虑,每个音符都揣怀着情意,再带点人事已非的怅然若失——或说,乡愁,那献给成长,也献给他自己。将每页曲目重复播放、反覆阅读,竟也在其中发现一幕幕电影场景,「看电影,深具仪式性」,原来音乐之外,电影也是他编写自我青春曲目里的一首高潮。这次我们与他聊聊,电影这媒材如何影响他的书写;而今年的台北电影节,他所期待的作品又有哪几部。

陳德政,政大廣電系畢,紐約New School媒體研究碩士。 寫字的人,平時也聽些音樂、看些電影、走過幾個地方。著有《給所有明日的聚會》、《在遠方相遇》、《我們告別的時刻》。Photography/ 李盈霞.

电影,像是寻常生活里奇迹发生的地方。在那90 分钟到两小时里,浓缩着故事情节与时间,几乎比绝大多数自己的一辈子、会发生的事,都要来得精彩。它是一种时间压缩过后的艺术,是一种神奇的介质——介于真实与梦境之间,而导演则是这个世界的创造者,创造一个迂回的框架。这框架空间里,演员行走其中,伴随这个空间里所听见的声响——电影音乐。

陳德政,政大廣電系畢,紐約New School媒體研究碩士。 寫字的人,平時也聽些音樂、看些電影、走過幾個地方。著有《給所有明日的聚會》、《在遠方相遇》、《我們告別的時刻》。Photography/ 李盈霞.

陈德政,政大广电系毕,纽约New School媒体研究硕士。写字的人,平时也听些音乐、看些电影、走过几个地方。着有《给所有明日的聚会》、《在远方相遇》、《我们告别的时刻》。

电影,像是寻常生活里奇迹发生的地方。在那90 分钟到两小时里,浓缩着故事情节与时间,几乎比绝大多数自己的一辈子、会发生的事,都要来得精彩。它是一种时间压缩过后的艺术,是一种神奇的介质——介于真实与梦境之间,而导演则是这个世界的创造者,创造一个迂回的框架。这框架空间里,演员行走其中,伴随这个空间里所听见的声响——电影音乐。

陈德政,政大广电系毕,纽约New School媒体研究硕士。写字的人,平时也听些音乐、看些电影、走过几个地方。着有《给所有明日的聚会》、《在远方相遇》、《我们告别的时刻》。

陳德政,政大廣電系畢,紐約New School媒體研究碩士。 寫字的人,平時也聽些音樂、看些電影、走過幾個地方。著有《給所有明日的聚會》、《在遠方相遇》、《我們告別的時刻》。Photography/ 李盈霞.
陈德政,政大广电系毕,纽约New School媒体研究硕士。写字的人,平时也听些音乐、看些电影、走过几个地方。着有《给所有明日的聚会》、《在远方相遇》、《我们告别的时刻》。 Photography/ 李盈霞.
「电影,像是在寻常生活里,奇迹发生的地方」

绝大多数的我们,包含创作出电影的人们,平常生活就是刷牙、洗脸、做事、出门,每天都是在同一个步调循环里。」身为一位以书写维生的创作人,德政一开始便坦言,作家的生活其实是极其单调枯燥;然而观看电影的两个小时内,却能让人自平凡里进入一个异世界,「人们可以很自由地陷落进去,不顾后果,但却感到很安全。像是暂时从平常的琐碎里抽出,转移到另一个时空,而这时空则是一群人竭尽心力打造出来的。

想起在德政的新书《我们告别的时刻》里,他将看电影、跑影展形容为「深具仪式性」的活动;这一切要从他的学生时期说起。身为90 年代的文艺青年,「跑影展好像是我那个时代,一个文艺青年养成的必经之路(笑)。」当生活经验告诉我们,关于未来有许多无法确定的事,包含自身与他人,「但存有某些『深具仪式性』的活动,就会让人感到世界在某种秩序或轨道上运行。所谓『深具仪式性』,那是种让人安心的、具有一种内在秩序性的感受;而跑影展、看电影便是如此,你察觉时间的流逝,同时也确认了某些事物相对来说是绝对的。

跑影展好玩的地方并非只是看电影本身,而是这过程里你遇见了谁,然后发现这些可能认识、不认识的人,每年都会在这个时间点碰面——也许可以称为一种缘分或默契。随着一年年过去,也发现有些人陆陆续续离开;可能出国、可能年纪大而不再跑影展了,但也总会有新的观众递补加入。那是不认识的一群人之间,一种私密或亲密感。

而看电影最有趣之处,「观众明明都知道,那可能是一个『再造的真实』,或是一群人演出来的;但当你坐在电影院里,你又相信那是真的。它不是梦——你心里清楚,也能分辨,但它用一种梦的状态呈现(当然,纪录片是另外一回事)。它是一种抵抗的行为,抵抗无聊、无知甚至有时也抵抗谎言。」既然是「再造的真实」,那又如何抵抗谎言? 「『电影是一种每秒24 格的谎言艺术,为了服务真理。』这是导演Michael Haneke 说的一句话。 」德政解释,「那24 格也许都是谎言,但这谎言是为了真理而存在,端看导演如何拍。即便全部都经过精心设计,但最终是为了呈现某种让人觉得,『啊!我过的日子好像就是像这幕一般』。那些景框里所谓的『日常』,经由设计,进而引起观众某种熟悉的共鸣。

结合声音、影像、情节,触发思考、包覆感官的媒介

最高端的作品,就像福楼拜说的:「作者在其作品中,应该犹如宇宙间的上帝。他无所不在​​,但又无迹可寻。」

在景框里塑形一个世界却不露痕迹,导演的存在感不那么强烈,对德政来说那便是创作者的最高境界。而就自身创作上来看,看电影不仅能暂时逃离生活的枯燥,也是他汲取灵感、触发思考的媒介。 「就创作本质而言,书写与电影是一样的,只是媒介不同。电影在无聊生活里创造出一个精彩的世界,作家也是。」两者间其实颇有巧妙共鸣之处,写作是读者透过作者文字去思考,再回过来思考文字本身;「而电影是触发思考的媒介,观众通过影像去思考,却又能思考影像本身。」其中创作的相通性,与电影中的故事性脱离不了关系。

「这故事性不一定只限于剧本,也不一定要有明确的起承转合、有个交代或结局,可能就以影像美学本身便能传达,那是种难以言说、但观众却绝对能意会出的『什么』。」以侯孝贤导演的作品为例,德政解释,「他的作品也没有很明确的剧情走向,但其中讲述的、比较抽象的,观众依然能抓住。那不一定是对白的呈现,可能是靠两个画面的剪辑动线、安排,其实就能创造出一种意在言外的效果。」

而若以同个角度讨论电影里的声音亦同,「歌曲或旋律用得好的作品,观影经验会加分很多,就像用歌词说故事。」像是《月光下的蓝色男孩》 ,「结尾一幕两人相遇,其中一人在餐厅里的点唱机点了《Hello Stranger》,没有言语交谈——我想他们两人想对彼此倾吐的一切,都在这首歌里。以歌来说故事,不用对白,比较迂回,却同时有个旋律性。」

爱上电影的时刻,《末代皇帝》与《悲情城市》

因为从小成长在视「看电影为家庭活动」的家庭,尤其父亲对电影非常热爱,「记得我爸还说过,『如果大学联考是考好莱坞明星与电影的名字连连看,我应该可以上台大。』(笑)」德政接触电影的时机,比当时多数同年龄的小孩还早。 1988 年《末代皇帝》上映,「我那时候才9 岁吧!那个故事到现在却依然历历在目。当下在剧院里甚至不觉得自己在看电影,而是坐在一个频临崩解的世界边缘,凝视着溥仪。

回顾《末代皇帝》的情节,心底依然感动,「一开始的一幕,溥仪还是孩子,刚上位的他在龙椅旁的小盒子里放了一只蟋蟀;后来随时代更迭起伏,他被日本当作魁儡政权操控,中共当政后又变成政治犯——从一位末代皇帝变成一个阶下囚。最后他恢复平民身份,参加一个故宫的观光团——故宫成了一个景点;趁着其他团员往前时,溥仪偷偷爬到龙椅旁,盒子还在,打开盒盖,蟋蟀也还活着。 」即便当时德政只是个孩子,也懂得其中那难以言喻的沧桑,「透过一只蟋蟀,时间被折叠,将那些原本觉得不可能发生的事,让当下观看的你觉得成立。我们明明知道,那蟋蟀被关在盒子里20、30 年不可能不死,但我不仅相信,甚至希望溥仪再打开盒子的那一幕时,蟋蟀还活着。而这就是电影的魔法,将不可能化为可能,而观众也愿意相信。」

第一部感动的电影是《末代皇帝》,但若谈起带给自己震撼冲击的,则是侯孝贤的《悲情城市》。 「观看的时间刚好跟《末代皇帝》隔一年,1989 年,印象也很深刻。」坦言虽然身为台南人,但因为成长背景与当时教育环境限制台语的关系,德政的台语一直不好,「而《悲情城市》里几乎都是讲台语,不断飙出脏话,看的当下经历了两小时台语国骂的震撼教育(笑)。」台语国骂反映着当时教育环境里,孩子被压抑的部分,但深刻触发他心中疑惑的,却是电影谈及的二二八事件与白色恐怖。

「那时刚解严两年,不仅小学课本没有这段历史,身旁的同学也都不知道这个事件。那是我第一次接触到关于二二八的事物,我是似有若无、似懂非懂地,听电影中的人物以一种迂回的方式讲述。 」那若现在重新再看一遍呢? 「感觉是完全不一样的。后来再看,发现许多细节,以及许多当时具代表性的文人身影,像张大春、詹宏志等人。」德政边回顾边谈起,一年前在双连站附近看到《悲情城市》里的演员陈松勇,「他在看护的陪伴下坐在轮椅上,有观众认出他来想跟他合照。」以各种层面看来,《悲情城市》对照着大台北都会区至今的演变流转,总还是令人有些感叹。

2018 台北电影节期待的作品

一是《征婚启事》,记得这部是1998 年第一届台北电影节上映的,而导演陈国富刚好是第一届北影的执行长。第一次看这部就是在那次影展,现在北影20 周年再次观看,是种回顾吧!它呈现一种世纪末台北的众生相,不只是重温20 年前里面演员的样子,对我个人而言,更是回到一个我想念的台北城。我看的时候才19 岁,刚到台北不久,对台北这座城市很好奇、很陌生;借这部电影,想像有一群年轻的专业工作者,他们可能比我大10 几岁,他们是这样交流、谈恋爱——这对当时的我有某种憧憬。这次重看有种拜访老朋友的感觉,重新感受当时世纪末的焦虑——焦虑但也自由,没有包袱。

一是《征婚启事》,记得这部是1998 年第一届台北电影节上映的,而导演陈国富刚好是第一届北影的执行长。第一次看这部就是在那次影展,现在北影20 周年再次观看,是种回顾吧!它呈现一种世纪末台北的众生相,不只是重温20 年前里面演员的样子,对我个人而言,更是回到一个我想念的台北城。我看的时候才19 岁,刚到台北不久,对台北这座城市很好奇、很陌生;借这部电影,想像有一群年轻的专业工作者,他们可能比我大10 几岁,他们是这样交流、谈恋爱——这对当时的我有某种憧憬。这次重看有种拜访老朋友的感觉,重新感受当时世纪末的焦虑——焦虑但也自由,没有包袱。

《征婚启事》|陈国富|2018 台北电影节数位修复版。眼科医师杜家珍化名吴小姐,在报纸上刊登了征婚启事,应征的男子形形色色,有纯情男子,也有黑道大哥,甚至有人妄想来段一夜情。真命天子难寻,杜家珍却又一再地拨着一支接不通的电话。陈国富第四部剧情长片作品,改编陈玉慧的同名小说,陈国富除了探讨台湾都市里的寂寞芳心, 更融合剧情片与纪录片的型式,并藉由歌手伍佰、钮承泽在片中近乎本色的演出,把玩虚实界限。透过刘若英饰演的杜家珍相亲过程,本片也记录下上个世纪末台北的浮世身影。在陈国富转往中国发展后,本片成为其监制作品《非诚勿扰》的原型。

一是《征婚启事》,记得这部是1998 年第一届台北电影节上映的,而导演陈国富刚好是第一届北影的执行长。第一次看这部就是在那次影展,现在北影20 周年再次观看,是种回顾吧!它呈现一种世纪末台北的众生相,不只是重温20 年前里面演员的样子,对我个人而言,更是回到一个我想念的台北城。我看的时候才19 岁,刚到台北不久,对台北这座城市很好奇、很陌生;借这部电影,想像有一群年轻的专业工作者,他们可能比我大10 几岁,他们是这样交流、谈恋爱——这对当时的我有某种憧憬。这次重看有种拜访老朋友的感觉,重新感受当时世纪末的焦虑——焦虑但也自由,没有包袱。

《征婚启事》|陈国富|2018 台北电影节数位修复版。眼科医师杜家珍化名吴小姐,在报纸上刊登了征婚启事,应征的男子形形色色,有纯情男子,也有黑道大哥,甚至有人妄想来段一夜情。真命天子难寻,杜家珍却又一再地拨着一支接不通的电话。陈国富第四部剧情长片作品,改编陈玉慧的同名小说,陈国富除了探讨台湾都市里的寂寞芳心, 更融合剧情片与纪录片的型式,并藉由歌手伍佰、钮承泽在片中近乎本色的演出,把玩虚实界限。透过刘若英饰演的杜家珍相亲过程,本片也记录下上个世纪末台北的浮世身影。在陈国富转往中国发展后,本片成为其监制作品《非诚勿扰》的原型。

《街头》|江伟华|2018 台北电影节「台北电影奖」纪录片入围。2009 年1 月,胜涵与伙伴们在寒夜中离开待了两个月的自由广场。那是一场始于对成年人怒吼,终于对成年人道歉,什么诉求都没有达成的社会运动。五年后,胜涵与伙伴们再也不想枯坐在立法院内。 318 运动的第六个夜晚,他们与数千名群众翻进了行政院,试图升高对抗强度。等待他们的是警棍、盾牌与镇暴水车。接下来的12 小时,或者更久,他又一次被卷入那深黯漫长,被叫做运动伤害的漩涡。这是关于离开广场,走上街头的年轻社运者们,在「成为大人」的模糊边界上,通过失败、 选择、确认自我样貌的故事。

二是《街头》和《我们的青春,在台湾》,两部以不同视角讲述太阳花学运。 《街头》从野草莓就开始跟拍,探讨的题目是针对年轻的街头运动者;其中拍到太阳花学运时,在立法院里决策者的决策过程,这过程是我还没看过却很想看的。现在这个年纪回过头来看当时的学运,我毕竟是个很边缘的支持者,里面应该有些珍贵的内部视角;而它也在处理「运动创伤症候群」,因为大家都受到满多惊吓,社会也被冲击到。今年318 已经四年了,加上台湾社会很健忘,再谈起太阳花好像是上个世纪的事,但其实才不过四年——四年,有段距离,并不太近,我觉得这个时间点看满适合的。

《街头》|江伟华|2018 台北电影节「台北电影奖」纪录片入围。2009 年1 月,胜涵与伙伴们在寒夜中离开待了两个月的自由广场。那是一场始于对成年人怒吼,终于对成年人道歉,什么诉求都没有达成的社会运动。五年后,胜涵与伙伴们再也不想枯坐在立法院内。 318 运动的第六个夜晚,他们与数千名群众翻进了行政院,试图升高对抗强度。等待他们的是警棍、盾牌与镇暴水车。接下来的12 小时,或者更久,他又一次被卷入那深黯漫长,被叫做运动伤害的漩涡。这是关于离开广场,走上街头的年轻社运者们,在「成为大人」的模糊边界上,通过失败、 选择、确认自我样貌的故事。

二是《街头》和《我们的青春,在台湾》,两部以不同视角讲述太阳花学运。 《街头》从野草莓就开始跟拍,探讨的题目是针对年轻的街头运动者;其中拍到太阳花学运时,在立法院里决策者的决策过程,这过程是我还没看过却很想看的。现在这个年纪回过头来看当时的学运,我毕竟是个很边缘的支持者,里面应该有些珍贵的内部视角;而它也在处理「运动创伤症候群」,因为大家都受到满多惊吓,社会也被冲击到。今年318 已经四年了,加上台湾社会很健忘,再谈起太阳花好像是上个世纪的事,但其实才不过四年——四年,有段距离,并不太近,我觉得这个时间点看满适合的。

《我们的青春,在台湾》傅榆|2018 台北电影节「台北电影奖」纪录片入围。告别青春,走向成熟的故事,总是发生在世界各地的年轻生命里。本片主角们的青春梦想,是藉由反抗体制,追求一个更好的国家,却在动荡的两岸关系里,变成历史的一部份。一个反抗中国的台湾学运明星,一个喜爱台湾的当红中国学生,一个关注政治的台湾纪录片工作者,他们之间理应充满矛盾,却在社会运动里找到合作的可能性。在一场台湾24 年来最大型的社会运动之后,他们从接近成功的巅峰,逐渐坠入失望的谷底,曾经坚持的理想,还有可能延续吗?

《我们的青春,在台湾》这部电影有趣的是,里面的两个主角——陈为廷以及一位喜欢台湾的中国女留学生蔡博艺。预告里两人间的互动,有种互相欣赏、却又巨大的反差。一个是在民主宝岛上长大,一个是在中国长大后来台湾——这其中似乎可以讨论一些身份认同与错乱。这部片我想看的是,也许其中至少暗示、解释所谓的台湾「民主」是什么?甚至,民主跟共产主义比较起来,我们到底好在哪里?

《我们的青春,在台湾》傅榆|2018 台北电影节「台北电影奖」纪录片入围。告别青春,走向成熟的故事,总是发生在世界各地的年轻生命里。本片主角们的青春梦想,是藉由反抗体制,追求一个更好的国家,却在动荡的两岸关系里,变成历史的一部份。一个反抗中国的台湾学运明星,一个喜爱台湾的当红中国学生,一个关注政治的台湾纪录片工作者,他们之间理应充满矛盾,却在社会运动里找到合作的可能性。在一场台湾24 年来最大型的社会运动之后,他们从接近成功的巅峰,逐渐坠入失望的谷底,曾经坚持的理想,还有可能延续吗?

《我们的青春,在台湾》这部电影有趣的是,里面的两个主角——陈为廷以及一位喜欢台湾的中国女留学生蔡博艺。预告里两人间的互动,有种互相欣赏、却又巨大的反差。一个是在民主宝岛上长大,一个是在中国长大后来台湾——这其中似乎可以讨论一些身份认同与错乱。这部片我想看的是,也许其中至少暗示、解释所谓的台湾「民主」是什么?甚至,民主跟共产主义比较起来,我们到底好在哪里?

《我们的青春,在台湾》傅榆|2018 台北电影节「台北电影奖」纪录片入围。告别青春,走向成熟的故事,总是发生在世界各地的年轻生命里。本片主角们的青春梦想,是藉由反抗体制,追求一个更好的国家,却在动荡的两岸关系里,变成历史的一部份。一个反抗中国的台湾学运明星,一个喜爱台湾的当红中国学生,一个关注政治的台湾纪录片工作者,他们之间理应充满矛盾,却在社会运动里找到合作的可能性。在一场台湾24 年来最大型的社会运动之后,他们从接近成功的巅峰,逐渐坠入失望的谷底,曾经坚持的理想,还有可能延续吗?

《我们的青春,在台湾》这部电影有趣的是,里面的两个主角——陈为廷以及一位喜欢台湾的中国女留学生蔡博艺。预告里两人间的互动,有种互相欣赏、却又巨大的反差。一个是在民主宝岛上长大,一个是在中国长大后来台湾——这其中似乎可以讨论一些身份认同与错乱。这部片我想看的是,也许其中至少暗示、解释所谓的台湾「民主」是什么?甚至,民主跟共产主义比较起来,我们到底好在哪里?

三是《在云里》,这部纪录片拍的是台塑在云林麦寮盖了六轻厂,而一旁大概900 公尺处盖了一座国小——桥头国小许厝分校;两年前爆发出相关新闻,那时我就有关注。记得震撼的一幕是,国小背景就是六轻厂烟囱放出的黑烟;后来有测量指出,国小里学生身体的致癌物明显高于正常小孩。当时行政院长下令要迁校,或是暂时安置学生在离六轻厂比较远的学校;但很奇妙的,学生家长几乎都觉得没有必要。从预告里看得出导演的手法深具质感,在形式美学上很讲究;这类型的纪录片我觉得需要被更多人知道,毕竟像这样的事件,很容易就被民众遗忘了。

三是《在云里》,这部纪录片拍的是台塑在云林麦寮盖了六轻厂,而一旁大概900 公尺处盖了一座国小——桥头国小许厝分校;两年前爆发出相关新闻,那时我就有关注。记得震撼的一幕是,国小背景就是六轻厂烟囱放出的黑烟;后来有测量指出,国小里学生身体的致癌物明显高于正常小孩。当时行政院长下令要迁校,或是暂时安置学生在离六轻厂比较远的学校;但很奇妙的,学生家长几乎都觉得没有必要。从预告里看得出导演的手法深具质感,在形式美学上很讲究;这类型的纪录片我觉得需要被更多人知道,毕竟像这样的事件,很容易就被民众遗忘了。

《在云里》|詹皓中|2018 台北电影节「台北电影奖」纪录片入围。云林,早期因森林密集,云雾缭绕般的美景命名,如此美丽的地方,长久以来皆位于发展的边陲位置, 主要产业以农、渔业为主;后来,森林渐渐消失,这里还是充斥的美丽的云朵,远远地看,是那么单纯和美好。

《在云里》|詹皓中|2018 台北电影节「台北电影奖」纪录片入围。云林,早期因森林密集,云雾缭绕般的美景命名,如此美丽的地方,长久以来皆位于发展的边陲位置, 主要产业以农、渔业为主;后来,森林渐渐消失,这里还是充斥的美丽的云朵,远远地看,是那么单纯和美好。

三是《在云里》,这部纪录片拍的是台塑在云林麦寮盖了六轻厂,而一旁大概900 公尺处盖了一座国小——桥头国小许厝分校;两年前爆发出相关新闻,那时我就有关注。记得震撼的一幕是,国小背景就是六轻厂烟囱放出的黑烟;后来有测量指出,国小里学生身体的致癌物明显高于正常小孩。当时行政院长下令要迁校,或是暂时安置学生在离六轻厂比较远的学校;但很奇妙的,学生家长几乎都觉得没有必要。从预告里看得出导演的手法深具质感,在形式美学上很讲究;这类型的纪录片我觉得需要被更多人知道,毕竟像这样的事件,很容易就被民众遗忘了。

而身为「认真聆听声音」的作家,德政对主要投入在新古典与实验音乐的 Nils Frahm 充满期待,「两年前看过一部电影《Victoria》,被其中的音乐惊艳到,虽然他比较少做电影,但还是期待他有新的电影音乐作品。」若是关注的导演,则是《月光下的蓝色男孩》导演 Barry Jenkins、《淑女鸟》导演 Greta Gerwig 以及《路边野餐》的毕赣。尤其是毕赣,「因为我非常喜欢《路边野餐》,那大概是我过去五年最喜欢的电影,甚至几乎让我重新找回小时候看《末代皇帝》的感觉——虽然两部是截然不同的作品,但观影经验的感受却很相似,把我完全带入影像世界,很深邃。」

演员的话则是爱尔兰新生代演员 Barry Keoghan,「在《圣鹿之死》以及《敦克尔克大行动》里他都有出现。总让我想起《凯文怎么了》里面的Ezra Matthew Miller,一种邪气浑然天成的感觉,有点超龄但又有男孩的纯真感觉,没有匠气。」邪气?笑问着这算是好的评语吗? 「男孩演员的邪气,就像是女孩演员的灵气,是有保存期限的,可能某天就突然消失了(虽然消失不一定是不好),那是很难透过学习,而是发自内心的状态,很难得的(笑)。」

All Movie Images Courtesy of Taipei Film Festival.
随时关注 2018 台北电影节

 

加入 Polysh Facebook 随时阅读最新、有趣的专访与电影文章。

Written By
More from Alice Chan

SS16 伦敦时装周速记:NEWGEN 设计师展演直击

伦敦时装周极具代表性的NEWGEN(New Generation)发表,是英国时装协会(British Fashion Council)提倡新锐设计师的方案,以VOGUE USA 知名编辑Sarah Mower MBE 主导,带领时装产业各领域的重量级人物,包含媒体、造型师、市场行销与商业顾问,每季选出几位不同年轻设计师,以赞助秀场、展演的方式表达英国时装协会对新锐设计师的支持。自...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