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BOOKS THAT MADE ME|阅读的独白:书房002,陈德政

Film & Photography/ Manchi. 「5 Books That Made Me」的选书标准,我想应该是和「我最喜欢的五本书」或是「对我​​最重要的五本书」不太一样。譬如,我一直很喜欢亨特汤普森(Hunter S. Thompson)的《惧恨拉斯维加斯》(Fear And Loathing In Las Vegas),书里的疯疯癫癫与奇形怪状总是让我深深着迷,可是它还不至于构成我— 一个将满40 岁的写作者——其创作意识里最主要的一部分。我之所以喜欢《惧恨拉斯维加斯》,某种程度其实是出于敬畏,敬畏作者敢将他癫狂的人生与作品通通搅拌在一起的那种气魄,而且还面不改色地要读者喝下它。你知道亨特汤普森后来是怎么死的吗? 2005 年,他在家中的厨房举枪自尽,得年67 岁,他在遗书里写道: 67. That is 17 years past 50. 17 more than I needed or wanted. Boring. I am always bitchy. No Fun — for anybody. 67....

致生活的荒谬与自嘲:伍迪艾伦,当一切都《乱了套》

有一个老笑话是这样说的: 有两个老女人坐在卡兹奇山的一座渡假村里,其中一个说道:这地方的食物真是糟透了。另一个回应道:是啊,连分量都给得那么少。这个故事基本上总结了我对人生的看法——它充满了孤独、悲惨、受苦与不幸,而且,一切都结束得太快了。 ——《安妮霍尔》(Annie Hall, 1977) 《Annie Hall》(安妮霍尔)。 Image Source: IMDb. 《Annie Hall》(安妮霍尔)。 Image Source: IMDb. 伍迪艾伦拍过很多、很多电影,多到那些专卖导演生涯全套DVD 的盗版商,每隔几年都得重新添加一次内容、设计一款新的封面,好跟上艾伦惊人的进度。时至今日,他仍以一年一部的速度稳定量产着,让人忘了他已是高龄八十的白发老人了。不过,艾伦的偶像、也是影响他至深的瑞典导演柏格曼,当初可是拍到八十五岁才收手,看来,艾伦还有几哩路要走。 《安妮霍尔》今年问世恰满四十周年,仍是我最钟爱的一部伍迪艾伦电影,在它以后,几乎所有的都会爱情喜剧,都是它的某种变体,从《当哈利碰上莎莉》、《电子情书》,一路演化到《恋夏(500日)》。可以说,在都会爱情、中产阶级的布尔乔亚情调这几种风格设定中,艾伦的宗师地位,早在1970 年代已经建立起来。但宗师会老,招式终有穷尽之时,转眼过了四十年,艾伦也成了他在《安妮霍尔》那段影史著名的开场独白里挖苦的老人了,近年的作品,似乎愈来愈是找来一些当红的年轻演员搬演一遍他在三四十年前早已说过的——而且显然说得更好的故事。在艾伦的新片让人略感疲乏的当下,我们回头阅读他的短篇故事选集,那种纯粹在纸本间与作者相遇的经验,就像在溢散着熟悉气味的矿坑里重新掘出了几座金矿。你若对他过去的电影如数家珍,他偏爱的题材都在这里:宗教的虚无与世俗性、对艺术(乃至于艺术史)的消遣、犯罪现场的黑吃黑、对健康或不健康食物的热爱,以及演艺产业里的圈内笑话。其他粉墨登场的,少不了心理治疗师与好莱坞巨擘,还有对漂亮女体的迷恋与幻想;不得不说,艾伦对于女人胸部的关注,实在胜过一般的男人。 《Everything You Always Wanted to Know About Sex, But Were Afraid to Ask 》(性爱宝典)。 Image Source: Pinterest. 《Everything You Always Wanted to Know About Sex, But W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