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说年纪会打败一颗有趣的灵魂?这家公司只签约45 岁以上、白白发苍苍的模特

在如今快及揍的「Instagram 时代」,我们总是容易被急功近利的互联网带乱了节奏,甚至有人不惜代价只为「美颜至上」。可颜值真的就是正义吗?有一天,我们终将与年轻的容貌告别,到那时该如何面对接下来的人生?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有趣的灵魂万里挑一,而年纪从来就不会打败一颗有趣的灵魂。在这几年间曾经标榜「年轻就是竞争力」的时尚圈,也涌现出越来越多「有故事」的面孔,他们从未被年龄所桎梏,甚至有着比年轻人更蓬勃的朝气与自信(回顾INSPIRATION|老奶奶的时尚革命,《ADVANCED STYLE》)。究竟是什么打破我们对年纪既定的认知,时尚不再是年轻人的特权?这家公司只签约45 岁以上的模特 最初俄罗斯摄影师Igor Gavar 想要开设一个部落格,和大多数街拍摄影师一样,记录下打扮大胆、潮流的年轻人们。然而,他却被一些年长面孔优雅温和的气质所吸引——他们虽不再年轻,却有着比年轻人更强大的气场。于是在2011 年,Igor Gavar 发起了一个专门记录老年人穿搭的街拍计画,更新在自己的部落格「Oldushka」上。没想到这些照片在社交网站上获得了大量的分享与认同,这也让他萌生出一个想法——要不干脆为时尚老人们提供一个更好的展示平台吧? 2016 年3 月,模特经济公司Oldushka 正式成立了。 Oldushka 普遍只签约60 岁以上的模特——除了一位45 岁的男模Sergey Arctica,「因为他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要大。」Igor Gavar 说,在Oldushka 模特们的平均年龄是67 岁,其中最年长的已有80 岁的高龄。他们究竟有什么魔力,让人甚至期待那个不再年轻的自己? 2017 年12 月,Oldushka 中年纪最小(也最当红)的男模…

这也许是世界上最令人羡慕的工作:那些花园里的摄影师

当花朵为这个世界染上了鲜嫩透明的色彩,一场专为春夏季节而生的视觉盛宴油然而生,那种美直指人心,却又难以名状。花园,是大自然与人类共同创造的奇迹。而对于摄影师来说,花园则是绝佳的拍摄对象和游乐园。一百个摄影师的镜头里,有一百个截然不同的花园。从大名鼎鼎的莫内花园,到伦敦的哥伦比亚街花市、街边的私家花园……这些喜欢徜徉在花团中的摄影师,看到了怎样一番风景?花房里的治愈力|Samuel Zeller 我喜欢那些看似不那么有趣的事物,我们看到但没有仔细观察的东西。在瑞典摄影师Samuel Zeller 的《Botanical》系列中,收录了她在巴黎、布拉格、格拉斯哥、日内瓦的温室中,拍摄的各种奇异花卉。这个项目源于春季的一个寻常午后。 Samuel Zeller 碰巧经过一间花房,推开玻璃门时,微妙的光线氤氲在空气中,温暖潮湿的植物香气扑面而来,这场景让她瞬间变得敏感起来,慢慢的,她发现身上的疲劳和压力也跟着消散了。从那时候起,她便开始有意识地拍摄这类有治愈疗效、犹如植物水彩绘本一般的花房照片。磨砂玻璃背后的植物仿佛被附上了一层天然滤镜,形成一种徘徊于虚实之间的美。哥伦比亚路花市上的人们|Kiyotaka Hatanaka 每个人怀中的植物象征着明日的快乐,我想把这个闪烁的瞬间捕捉下来。日本摄影师Kiyotaka Hatanaka 居住在伦敦,他周末最爱做的事情就是去东伦敦的哥伦比亚露天花市逛逛。从上世纪起,露天花市每到周日都会开放,来自天南地北的人们都聚集于此喝下午茶、谈笑风生,然后捧着大包小包的植物开心的满载而归。 Hatanaka 的第一本Zing《Columbia Road Flower Market》就以这样一个充满幸福感的主题开始了。他花了一年的时间拍摄这些买花人,他们中有孩子、老人,也有一家三口或是情侣。而这本Zine 也如同这些不经雕饰、自由生长的植物一样,充满着朴实的手工感。探访莫内的花园|Stephen Shore …

Andy Warhol 对名人们的「灵魂拷问」,才是《Interview》最有趣的遗产

Andy Warhol 一手创办的《Interview》日前宣布停刊,享年49 岁。它在上个世纪的魔力究竟有多大呢?这么说吧,当年进出Studio 54 寻欢作乐的那群曼哈顿潮孩们,叫它「流行水晶球」(The Crystal Ball of Pop)。这本扎根于纽约的流行文化圣经,像留声机一样,记录了不同时期全世界最酷的影星、歌手与艺术家的嬉笑怒骂。创刊之初,Andy Warhol 亲自操刀采访,他提的问题格外简单,带着日常的亲密感,鼓励受访者分享生活细节,比如「早餐吃什么」,或是「喜欢淋浴还是泡澡」,许多真实好玩的答案由此诞生。这种不卖弄学识、也不自抬身价的采访模式,在今天的时尚杂志中依然有迹可循。而《Interview》有一个知名栏目「Q & Andy」,正是把Warhol 的经典问题抛给现在的名人,让他们和Warhol 隔空展开亲密对话。我们选了一些精彩的Q & Andy,带你在灵光一现的问答里,重温这颗「流行水晶球」记录的黄金年代。 Michael Jackson 1982 年,《Interview》执行编辑Bob Colacello 采访了23 岁的Michael Jackson,Andy Warhol 从纽约打去电话,参与了对谈。当时Jackson 距离发行首张专辑《Off the Wall》刚满三年,尚未习惯巨星的生活。 …

INSPIRATION |十年不间断,他每年做一本杂志给自己:《一个人杂志》

有一本名叫《一个人杂志》的杂志,前后做了10 年,每年一本。住在厦门的董攀,一人身兼编辑、摄影师、设计师、主编、出版人;从构思、撰文、编辑、拍摄、排版,再到印刷与出版,每一个环节都由他一人读册策划和完成。今年是《一个人杂志》的第10 年。这位身兼设计师、摄影师、服装品牌nothing.cn的创办人、《一个人杂志》主编等无数角色的董攀,在这十年将他有趣的日常、自由随性的个性、简单却令人艳羡的生活,都装进了一本不赚钱、也不在乎有多少人知道的杂志之中。当一个人所经历的一切都成为杂志的素材,而这本杂志的一切又都只与他有关的时候,他的生活会因这本杂志发生什么样的改变?如果是你的话,你又会如何构筑专属于你的这本杂志?工作室一角。工作室一角。厦门夏天刚来的时候,我们拜访了董攀的工作室。这是一个有暗房、很多很多相机、柜子以及一顶自制的帆布帐篷,装着来自世界各地有趣物品的房子。进入这只属于他一人的空间,完全像是进入了《一个人杂志》的「现实版」。在他的工作室里,喝着他用自己烘焙的豆子手冲的咖啡,与他聊聊这本属于他、记录他、由他一人完成的杂志。收集老相机、冲咖啡都是他的爱好。收集老相机、冲咖啡都是他的爱好。 《一个人杂志》里有什么? Part 1|「玩PLAY」 董攀是个「玩心」很重的器材狂:摄影、咖啡、黑胶、军用品、户外用品、古董……《一个人杂志》的开篇「玩play」则全然展现了他缤纷的爱好,这也是杂志的固定内容(除了第七、八期);从最开始少则8、9 页,到后期多则6、70 页,可见物欲是越来越膨胀。都是我爱玩的东西,推荐给大家——其实也无所谓推荐,这完全就是做给自己看。那么多推荐中,全都以充满机能的「大男孩玩具」为主。大部分都是绝版或是vintage 物品,无从购买不说,若是没有管道都难得一见。董攀像叙述跟朋友相处的故事一样,将它们的来由与去处、可爱与不足、遇见与磨合的故事,也不乏个人化的使用感受和相处时的情绪,全部不加掩饰地分享。而其中推荐最多的,就是以各种相机为主的摄影用品,和以军靴、军用户外器具为主的军用品,或是古董黑胶唱机、咖啡壶之类的生活器具,甚至马路上捡来的枯树枝。除了「实体物品」之外,推荐list 也包含他喜欢的新字体、自己动手自制的「制作说明」等虚拟的存在——比如,他搭过电影中才有的经典帆布帐篷,制作过针孔相机,还打造过一个看起来不像书架的木书架。 Part 2|「生活LIFE」 有时候董攀会把《一个人杂志》称作「个人志」——如果你也看过这本杂志,就会发现「个人志」真是一个微妙而精确的简称。因为杂志的的确确是他的生活记录,非常个人的生活,以大量没有注释的黑白粗砺胶片和平实日常的叙述呈现。董攀到哪都带着相机,去工作、跟女儿玩、跟朋友喝酒……时不时就闪一张,这是他一直以来的习惯,朋友也都习惯了。每到年底,他会好好整理一年里拍摄的照片,顺着感觉编辑串连起来,组成「身边」栏目的内容。在10 年的节点回头看,时间的流转、人的变化,出人意料地呈现令人惊奇的全貌。比如董攀的女儿,她的成长贯穿了《一个人杂志》的全十本;从妈妈肚子里的胎儿,一路拍到「不喜欢被拍照」的害羞女孩。即便董攀并没有刻意表达过什么,但陌生的读者也能在其中真切感受到这个女孩的成长,在爸爸的大宇宙里占据了何等重要的位置。董攀的女儿。董攀的女儿。还有在杂志中最常出现的朋友们。 thankyou bar 和mymymy 背后的Cotton 和Dave,SANKUANZ 背后的上官喆……十本杂志也记录了他们一起从爱玩的孩子变成(依旧爱玩但)肩负着各自事业的大人、变成大家逐渐熟悉的名字。 Part 3|「杂志的开端」...

仅仅是为了包装,也想立刻买下它!世界最佳包装设计赏

在愈发方便快捷的都市里,不仅居住着忙于不断做出选择的人们,还有忙于持续更新换代的商品和它们的包装设计。在任意一天中,你都会接触到至少50 种不同类型的包装,更别提那些收到三五件快递的日子。致力于发现世界各地产品包装设计中的优秀作品,并让人们意识到潜藏在优秀品牌包装设计背后的巨大价值——「The Dieline Awards」全球包装设计比赛,在今年迎来了它的第9 年。在这些获奖作品中,介绍最有代表性的18 件;也许过不了多久,你就会在货架上与它们相遇。奖项:Best of Show 品牌:Mutti Special Edition for Eataly World 设计方:Auge Design 「Best of Show」是整个比赛中最有分量的奖项,它不分类别,从所有的1400 件参赛作品中评选而出。今年的得主是由Auge Design 工作室为意大利著名的番茄调味品牌Mutti 带来的设计项目。在Auge Design 为Mutti 重新设计的六款特殊包装里,每一种番茄产品都被认真对待:有四款锡罐分别装着番茄果肉、樱桃番茄、去皮番茄、Datterini 番茄,还有一个玻璃瓶装的番茄泥和一个管状的浓缩番茄酱。基于原始的设计,Auge Design…

ON THE ROAD:比旅行目的地更有趣的,是在路上的那些发生,日本JR 列车广告

在日语里,列车以及与其相关的一切统称为「铁道文化」。铁道的魅力是如此显而易见,它让人感觉无所不能:坐上奔驰于铁轨的列车,就仿佛可以抵达世界任何角落。铁道又会让人感觉失去野心:列车里的时间被放慢,车轮碾过铁道的声音代替了秒针;在这样暧昧的时间线里,目的地变得模糊遥远,不再重要,只有旅途本身成为了感受的全部。旅途中的细枝末节组成了风景,站台上变幻的信号灯,列车进站的声音,穿过站台的微风,它们让旅途变得真实而丰盈。为了向全世界宣传铁道和新干线,四月初日本JR 会社在洛杉矶举办了「Art of Shinkansen」展览,邀请11 位来自世界各地的艺术家制作了15 幅短动画,以轻快可爱的方式表现旅途与铁道有关的种种瞬间。在站台上执行发车信号的乘务员、精准的时刻表、丰富多彩的车站便当以及效率极高的清洁人员……这些生动的场景,让人回想起第一次坐上新干线时的兴奋感。事实上JR 日本会社一直是位宣传高手,他们透过一张张海报和旅行企划,向人们展示坐上新干线列车之后,所有美妙的故事好像都会「在路上」发生。每一趟列车都在振臂高呼|出发吧,东北! (行くぜ,东北) 2011 年311 大地震之后,JR 东日本不仅在当年五月就全线恢复东北地区的铁路,为了振兴东北观光,在同年推出了新干线旅行企划。第一年以坚实的三色搭配向大家传达了支援东北的坚定信念。从第二年起,企划海报里渐渐加入了更多风景和美食的元素,以更多彩的方式传达东北的魅力。之后,JR 还邀请了女演员们来担任海报主角,穿行于东北的四季之中。 2017 年度出镜的是实力派年轻演员松冈茉优,一整年都可以看到她在春日的东北赏樱,夏日逛美术馆以及冬天泡汤。让行色匆匆的人们看一眼海报便动心:啊,真想去东北。青春不死,列车不停|青春18 车票 「青春18」车票是JR 东日本会社推出的优惠车票,虽然名字中带着十八岁,却没有年龄限制,每个人都可以购买。拿着这张车票,你就可以在一天之内无限次乘坐…

做买得起的「设计大奖」:日本百年文具设计KOKUYO

「见人先观其物。鞋子包手表什么的当然不用说,所谓细节决定成败,文具能够体现一个人的品格。」日剧《家族的形式》中有这样一句台词。无可挑剔的外表,精致理想的朋友圈,都是现代人努力塑造出的「社交个性」。但真正关乎品味与气质的,也许在那些不显山露水的细节——比如一件质地考究的衬衣,一盏别致的床头灯,一支好看耐用的钢笔。不为他人目光,与「自我」独处时,也是与种种生活细节亲密相处的时刻。可以朴素,却不应该将就妥协。对于日本百年文具品牌KOKUYO(国誉)来说,这些「不应妥协」的细节,正是纸、笔、尺子、剪刀这样人人都会使用的文具。 KOKUYO DESIGN AWARD|日本国誉设计奖历年获奖作品日本国誉设计奖(KOKUYO DESIGN AWARD)类似于MUJI 的无印良品设计奖(MUJI AWARD),同样由企业发起,从来自全球各地的应征者中筛选出优秀的文具设计,并将其中的大部分作品真正商品化,经受消费者的考验。 KOKUYO DESIGN AWARD 至今已连续举办了15 年,追求的是更能改变生活的体验和故事性:好的想法,好的设计,易用、耐用,且独具品味。我们选出了KOKUYO DESIGN AWARD 历年作品中的一部分,一起来看看其中哪些设计让你忍不住想马上去买?漫画胶带(マンガムテープ)| 2016 贴上胶带,就能立刻出现漫画的对话框、效果线或者是拟音词,好像故事马上就能发生!以送朋友礼物为目的,通过文具上的小心思,让两人间的关系更加亲密。因口碑爆棚,漫画胶带也成功被KOKUYO 商品化,成为随手可以买到的生活「好点子」。时之舟(时の舟)|2017 技术进步使我们随时可以获知时间,从而准确地把握机会、遵守约定。但同时,这也令我们成为了分秒的奴隶。时间到底是什么呢?时之舟,就是这样一个令人再次思考人生与时间关系的钟,安静而自由地航行在名为「时间」的海上。仅有0点一个刻度,时针变身为洁白的帆,缓慢旋转中随着光影变化。立体的时间流逝感会令人更加珍惜「现在」,而时间的「准确性」也许不再那么重要。互相吸引的文具(引き合う文具)|…

INSPIRATION|在地球尽头般的荒凉之地,打造一座独一无二的花园:《贾曼的花园》

也许你造访过许多宫殿和古堡中的花园,它们配色完美,疏密得当,经由园丁小心翼翼地修剪,透过旅行部落客的手机滤镜,成为令人心驰神往的打卡圣地。但这种漂亮,见多了便觉得太费尽心机。人群中不乏特立独行的灵魂,花园也不例外;世界尽头般荒凉的英国邓杰内斯核电站旁,就有一座不被驯服的「野生」花园。它被建在卵石滩涂上,终日与狂风烈日搏斗,却默默无名,直到身患爱滋的主人 Derek Jarman 在其生命最后一年,争分夺秒地把它的故事写成书,人们才慕名前来。 Jarman 去世20 年之后,这部私人笔记才开始有了中文译本《贾曼的花园》,得以解锁并不娇艳繁茂的它,让人为之痴迷的秘密。 Chapter 01|全世界最不可能建花园的地方「如果一座花园不是草木丛生,那就算了吧!」——Derek Jarman 只要你曾去过邓杰内斯,一定会对它地球尽头般的荒凉终生难忘。这片与世隔绝的海岬位于英格兰肯特郡南部,在气候上属于第五季度,有着最毒辣的太阳,最稀少的降雨,以及可以腐蚀一切的盐雾,说它是植物地狱也不为过。望向四周,除了核电站和老灯塔,就是被浪卷上岸来的贝壳与漂流木。 Derek Jarman 就在这样一块寸草不生的卵石滩涂上,亲手种下每一株植物,最终形成这座奇迹花园。而它冷淡不羁的独特气质,显然和花园主人息息相关。打理得过于精致的花园,被他戏称为「花园恐怖主义」,也正如他所说:「我很高兴邓杰内斯没有草坪。草坪是有违自然天性的,它很贫瘠也很陈腐——好花园的天敌。用浪费在除草上的辛劳,你可以换取一年的蔬菜。」 Chapter 02|邂逅渔夫小屋日落将海滩变成玫瑰色的镜,倒映着缕缕粉云。随即月亮升起,在浪潮上投出一条银色的路。邓杰内斯,你的美无人能及,忘掉那些山脉和溪谷。 ——Derek Jarman Derek Jarman 最广为人知的身份是导演,「仙风道骨」的传奇女演员 Tilda Swinton 正是他合作多年的缪斯。此外他也是诗人、画家和植物学家,因此他的作品有明显的前卫实验倾向,还在艺术上吸收了绘画和舞台艺术的精髓。而Jarman 的花园情结由来已久。因为父亲是飞行员,Jarman 从小就在世界各地空军基地生活。在义大利北部马焦雷湖边那栋属于他父母的别墅里,花园如瀑布般向湖边倾泻;硕大的茶花、火红的天竺葵、粉色的玫瑰,还有令人醺醺欲醉的女桢和青柠……他第一次意识到自己对植物的狂热,回到营房就种了一株紫色鸢尾,还揽下修剪草坪的活;然而,一切都在18 岁那年搬去伦敦时中断了。直到 1986 年春日,筹备电影《花园》的 Jarman,为了找一片用于拍摄的蓝铃草花田而驾车穿越肯特郡,偶然看见这间明黄色窗框的漆黑木屋。他对Tilda 和爱人HB 说:「这间漂亮的渔夫小屋要是出售,我会买下。」走近小屋,竟真看见一块出售​​标志——就这样,他拥有了这间「希望小屋」(Prospect Cottage)。花园的诞生更是纯属意外。屋后这片卵石滩涂全无土壤,植被非常稀疏。在随手种下第一株犬蔷薇之后,他发现一块被浪冲上岸的漂浮木,于是用它来支撑犬蔷薇,花园就这样有了雏形。虽然他不断告诫自己,小屋本身的荒凉意味才是自己爱上它的缘由,但事情似乎已经一发不可收拾。 …

用近500 张封面,记录下属于70、80、90 的滚烫青春:香港《号外》杂志

「做人呢,最紧要是开心!」这也许是一句香港TVB 最有「港式哲学」的台词之一。香港杂志《号外City Magazine》先前为即将迎来的第500 期办了一个封面投票,将1976 年创刊号以来,41 年中的490 多期杂志封面全部呈上官网,然后在Facebook 专页上说「玩投票呀!唔系选举呀!」——这也是十足港式的号召。然而这场投票最终会是哪张封面获胜真是一点也不要紧……最紧要是开心,最紧要是回忆,最紧要是《号外》本身就是一个传奇。这本「City Magazine」既大众又小众,探讨城市的一切,无所不包,几乎是一代香港人的精神食粮。尤其在1980、1990 年代,它所引入的生活方式、所塑造的「中产」形象,影响了不止一代人的成长。 《号外》的封面有你可以想到的、所有重要流行文化的icon。它是香港滚烫的黄金年代,也是我们一去不回来的青春小鸟。上《号外》封面是一件不得了的事。而有很多人,真的上过很多次1992 年,王菲还叫王靖雯。从王靖雯到王菲,从《旺角卡门》到《花样年华》的苏丽珍……《号外》记录了他们的成长轨迹,而他们陪伴了我们的成长。 1992 年,23 岁的王靖雯刚刚形成自己的拖音唱腔,她以这个名字第一次出现在《号外》的封面,属于她的标题是「凭感觉」。这个凭感觉的女孩1994 年再次登上封面的时候,已经成为了梳起嬉皮士脏辫的「阿菲」——那是她自己为专辑《天空》设计的造型。那一年,《重庆森林》公映。从王靖雯到王菲,从《旺角卡门》到《花样年华》的苏丽珍……《号外》记录了他们的成长轨迹,而他们陪伴了我们的成长。 1992 年,王菲还叫王靖雯。 1992 年,23 岁的王靖雯刚刚形成自己的拖音唱腔,她以这个名字第一次出现在《号外》的封面,属于她的标题是「凭感觉」。这个凭感觉的女孩1994 年再次登上封面的时候,已经成为了梳起嬉皮士脏辫的「阿菲」——那是她自己为专辑《天空》设计的造型。那一年,《重庆森林》公映。第三次出现在《号外》封面是1998 年的时候,王菲已经是窦靖童的妈妈,与那英一起唱过相约九八,又带着晒伤妆开始了世界唱游。第四次登场的2000年,暗色封面上,王菲带着《寓言》里的彩虹眼妆,开始了一场分分合合、至今又仍在继续的爱情故事。王菲在1994 年的《号外》封面。王菲在1998 年的《号外》封面。王菲在2000 年的《号外》封面。王菲在...

拍卖要价1000 美金的破旧门板?从Bob Dylan 到Andy Warhol,细数纽约Chelsea Hotel 的艺文名人堂

纽约拍卖行Guernsey's 近日宣布,在4 月中旬拍卖纽约曼哈顿西23 街222 号上的Chelsea Hotel 其中的50多块门板,起拍价分为1000 美元和5000 美元——一间旅店的救门板为何可以卖到如此天价?如果告诉你门板的前主人是Bob Dylan、Andy Warhol、玛丹娜……而且它们曾被无数艺术家碰触过、倚靠过,甚至是亲吻过的话,你是否愿意加价成交?关于Chelsea Hotel 的传奇远不止于此,不仅是房门,就连每一个房间、走道、墙壁上,都写满了文艺编年史上的名字,也正是因为这些大名鼎鼎的住客,残破的房门都能价值千金。 1960 年代,艺术家、导演、作家、设计师聚集在这乌托邦一般的小世界里,尽情地挥洒才华。 Bob Dylan 恋上了名模Sara Lowndes,为她谱下爱情乐篇;Andy Warhol 拍摄了实验电影《Chelsea Girls》,在他眼里,这里是抽离于现实的梦幻地;而踏过天堂的界限,便如同坠入地狱般,疯狂诗人Dylan Thomas 晃着杯里的威士忌高喊「我刷新了记录」,去到了另一个世界…...Chelsea Hotel,一个创造与毁灭、爱与恨的聚集之地。到底是「天堂」还是「地狱」,也许只在转身之间。走进纽约城的艺术「伊甸园」 建于1883 年的Chelsea Hotel 共有12 层,是当时纽约城里最高的建筑,顶楼还设有一个天台花园;起初这里一直作为公寓楼房使用,而顶楼则出租给艺术家作为工作室。直到1905 年,因成本高昂、合作艰难,被迫改成公寓式旅店,这反而让更多来往繁华纽约的过客在此留宿。 1964 年,曾经的管理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