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rban Discovery / 城市记号

让书成为穿入瞳孔的光:以阅读之名献祭视觉,无关实验书店

by
Images courtesy of Wu Guan Books, part of images photographed by Rachel S. 躁动颗粒飘散在南国港口特有的明媚空气中,毛孔在鲜少遮蔽物的驳二艺术特区里全力舒张,关于消暑的种种欲望争先恐后,却没想到一方解药其实就近在眼前——天光树影衬着镂空镌刻成线对称的「无关」招牌,两枚方块般的大字看似性情安稳,孰料内在竟是一间感官驾驭力堪比迷幻药的的书店:以实验之名放肆调配阅读想像,以书籍为饵勾引暗黑渴望。 Image Courtesy of Wu Guan Books. Photography/ Rachel S. Photography/ Rachel S. 在仿若灵堂的入口处告别一切白日下可见的躯壳与「被观看」的自己,任由两道黑幔施法般地、轻触犹带艳阳余温的身体又旋即退开,极致黑暗挟寒意忽然扑面袭来,一把攫出不安于室的真实灵魂。 Image Courtesy of Wu Guan Books. Photography/ Rachel S. Image Courtesy of Wu Guan Books. Photography/ Rachel S. Image Courtesy of Wu Guan...

书写之外,你对纸的认识有多少?在百年纸厂里探寻《纸的进化论》

by
Photography/杨雅淳. All images courtesy of 均匀制作. 关于纸,你的认识有多少?我被这句话问住了。对大部分人来说,纸就是在日常生活中随处可见的素材,从笔记本到卫生纸,就连身上也会携带。我们对纸材的依赖,也许超乎自己的想像。由均匀制作、草字头策展,在宜兰中兴文化创意园区的有料仓库里,一个与纸为题的展览《纸的进化论》,既连接着纸与当地的历史关系,也透过艺术家的想像,让纸充满视觉的可能性。 「纸的知识考」,《纸的进化论》。 (left) 《炙阳》,Tim Budden 作品,《纸的进化论》。 「纸的知识考」,《纸的进化论》。 《炙阳》,Tim Budden 作品,《纸的进化论》。场景来到宜兰的中兴纸厂,它曾是台湾规模最大、东南亚产量第一的造纸工厂;歇息13 年的厂区经宜兰县政府接手再造,促成了这次的《纸的进化论》。兴建于战后时期曾是存放浆料的15、16 仓库,现成为多功能展演空间的有料仓库。艺术家廖昭豪以《消波块》挑战「重与轻」的感知冲突,而康雅筑《未来的形状》中,则是将纸化为云朵表达对未来的殷殷期待;王鼎瞱藉由《光,洒落于纸》的迷宫设计,带领民众在迷路中发掘纸的知识,巧遇承载人类重要时刻的纸张、材质演进及各种未来想像,带出知识学习的趣味。 「纸的创意学」,《纸的进化论》。 《光。洒落于纸》,王鼎晔作品,《纸的进化论》。 《光。洒落于纸》,王鼎晔作品,《纸的进化论》。 《光。洒落于纸》,王鼎晔作品,《纸的进化论》。 《光。洒落于纸》,王鼎晔作品,《纸的进化论》。另外「纸的创意学PAPER CREATIVITY」呈现纸如何透过五位艺术家与设计师的发想而进化。英国艺术家Tim Budden 以火烧技法与剪纸所全新创作的《炙阳》,创造出令人惊艳的纸上微型世界;吴秉圣的《何处》使用轻薄宣纸挑战纸作为发声体的可能性,建构出异于日常的感官经验;瑞士艺术家Zimoun 在挑高的仓库中以棉球动力装置敲打180 个纸箱,回荡的声响仿佛无形的膜隔离了现实,形成了另一个空间。 《何处》,吴秉圣作品,《纸的进化论》。 《玫瑰小黄》,张徐展作品,《纸的进化论》。 《玫瑰小黄》,张徐展作品,《纸的进化论》。 Zimoun 作品,《纸的进化论》。 《何处》,吴秉圣作品,《纸的进化论》。 Zimoun 作品,《纸的进化论》。 《玫瑰小黄》,张徐展作品,《纸的进化论》。 《玫瑰小黄》,张徐展作品,《纸的进化论》。张徐展保留传统纸糊祭祀品坯体的报纸质感,透过逐格动画《玫瑰小黄》叙述着爱犬不久于人世的故事;出自长谷川洋介(Hasegawa Yousuke)之手的《钞票折纸》,则透过各种折叠角度为各国纸钞人像戴上帽子,让纸钞更添幽默感。此外,展区中还展示了海报、书籍设计、包装设计等各式纸材,在设计师的巧思下丰富呈现不同面貌,让民众感受纸为生活带来的设计趣味。 《钞票折纸》,长谷川洋介作品,《纸的进化论》。 ...

筑于冰雪,溶于河水:瑞典冰宫殿堂ICEHOTEL

by
Photography/ Asaf Kliger & Lars Lindh & Paulina Holmgren. All Images Courtesy of ICEHOTEL. 作为一个南岛之民,在盛夏艳阳燃烧的日子里,一团团急遽升温的燠热空气毫不留情地接替扑面而来,让人大汗淋漓,苦不堪言。这时看看位于瑞典Jukkasjärvi 村(尤卡斯耶尔维)的ICEHOTEL ,也许能够消消你的一丝暑气。尤卡斯耶尔维,它也许不是知名大城,摊开地图也不会是你的旅游首选。但这命名自北欧萨米语的村落,意为「河水旁的聚集之地」,坐落在为瑞典北方最大河域之一Torne River 一旁,从古至今皆为附近山群与河泉居民的贸易聚集地。 Photography/ Asaf Kliger. Photography/ Asaf Kliger. 而从建筑到室内空间设计都由冰雪打造的ICEHOTEL,诞生于1989 年,位在瑞典北极圈以北200 公里之处;每年冬季,设计与建筑团队便自Torne River 收获超过1000 吨的冰块及天然冰雪,打磨、雕刻成据原始气息的冰上饭店。特别的是,每到隔年四月下旬,这些冰雪建筑便会溶解归回河水。此种「季节限定」的特色及优势,也让ICEHOTEL 的设计团队年年皆能毫无顾忌地创造出天马行空的旅店面貌。 Photography/ Martin Smedsén. Photography/ Asaf Kliger & Paulina Holmgren. Photography/...

放送艺文讯号,以食交流漫谈:花莲艺文沙龙茶酒吧,岛东译电所

by
Photography/ TinLee. 来到昔日花莲最繁华的商圈地段——沟仔尾,此街区乘载着许多城市风景与故事;在川沟上筑起店铺的沟上人家,巷弄间越夜越迷人的风月场所,琳琅满目的小吃摊位、戏院、撞球间⋯随时代变迁,这些繁荣街景不复以往。站在静谧的老街区上,偶有猫咪探头打招呼,路过几间新兴的文青咖啡厅;从自由街踏入福建街,一间间民宅当中,一栋毫不起眼的透天厝,藏着微型艺廊与茶酒吧,这正是花莲艺文新据点——岛东译电所。低调的建筑却在门前高挂金色门牌,岛东主理人廖修博(阿光)谈起门牌,像是终于有人发现小巧思般的兴奋,笑笑地分享缘由。 「这空间,是过去的台铁旧警察宿舍,像古迹般一样的存在。所以我在门口挂上金色门牌,弄得像政府机关挂牌般,想营造出一种『微古迹』味道。」 以历史为基根,用空间述说人文故事,谈及岛东译电所的发起,阿光娓娓道来。 「我出生在巴拿马,但小学四年级以前都待在花莲,这街区对我来说意义很大,除了是我成长的地方,也是我觉得最有花莲气息的地段!三年前,跟着家人搬回花莲,看到过去的一切都变了,那些沟上人家被拆除,河床也被掩盖……和记忆中的样子连接不起来,当下脑子是一片空白。」回到花莲后,阿光申请艺术补助,特别选在这个街区做涂鸦创作,前前后后一共画了五面墙,「我一直都觉得花莲的条件很好,感觉这里还能孕育出更多更有表情、更具独立性的店家,便开始着手创业计画。」 以「采集・采食・集思」为概念将空间分类规划,入内首先便是岛东采集部,众多选物收藏与当期艺术展览齐聚在此;阿光将中南美元素、台湾民艺、中古世纪物件、日治器物等等不同文化的物件,藉由陈列诠释空间,试图将「多元性」融合为一种独立风格。追溯根源,在古代人们的采集行为往往是获得生理需要上的满足;而随时代变迁,人类的采集行为逐步发生变化,开始利用采集这项本领,渗透到对生活的每一个领域,培养出收藏、欣赏,创造独道的生活美学。阿光也向大自然借景,带入生命的轨迹;生机盎然的绿植花叶,对照着栩栩如生的动物、昆虫标本,空间中流动着有形与无形的新旧冲突,让感官的体会都悄悄形成一种共同语言。岛东译电所——岛屿的东边,一个广泛的概念;译电所,是军事单位,接收摩斯密码讯息,一种抽象的符号语言。我希望能透过这个单位,将大家过去认为抽象又有距离感的艺文讯息,转换成容易亲近且好理解的语境。笑称自己是所长,阿光如此解读着店名。每月定期举办的新展览,谈及与艺术创作者的合作关系,阿光认为,「透过不同艺术家的展览,让选物和艺术作品相互搭配呼应,是非常有趣的操作方式。进到一般的艺廊,人们通常都会觉得有距离感,空旷的空间虽然能强调作品本身,但我想强调的是『作品与环境的关系』。」 让艺术作品扮演主角,再随之改变周边的搭配及摆设,营造完美协调的视觉画面,让来访者因摆设的巧思而关注到画作,或是受画作吸引,进而发现周边的选物。相辅相成,让艺术相融于日常生活,替展出的画作模拟出无数居家布置的可能,让人们在解读艺术和提升生活美学的过程里,都能比以往更加轻松。 《Aminoacid Boy And The Chaos Orde》by Diego Lazzarin 《AZAZEL》by Diego Lazzarin 「在这个不大的空间,未来也将透过各型态的艺文活动,慢慢持续进行、堆叠。」积极推广艺文资讯的阿光,不只担任策展活动企划,同时也代理艺术家品牌。来自义大利的奇幻艺术家Diego Lazzarin,在这里能见其所创作的读物《Aminoacid Boy And The Chaos Orde》与公仔;Diego Lazzarin 通过绘画与雕刻,呈现心中的精神花园与神秘物种。例如自展柜一角默默登场的是怪奇黄色生物—— AZAZEL ,身高20 厘米,喜欢栖居于大河上,主要职业是捕食水中的生物,拥有一副美丽的嗓音,最爱大声的唱自己喜爱的歌曲。翻开《Aminoacid Boy And The Chaos Orde》,Diego Lazzarin 以外星人对地球的观察探访为叙事背景,透过外星人的视角解读人类行为,深入了解地球与人类万物的根本。全册160 页充满具破坏力的失序内容,全然奇幻的叙事手法和色彩浓烈的风格,是本值得热爱宇宙探索、喜爱猎奇风格的读者,收藏与反覆玩味的经典读物。 《Aminoacid Boy And The Chaos...

从墙面上的非法精神,解放苦闷生活:从巴黎到新德里,首位在印度创作的涂鸦艺术家C215

by

在认识C215 之前,认为涂鸦是种对都市美感的破坏;认识C215 后,会开始在上下班的路上,搜寻可能在垃圾桶、砖瓦墙、升降门上留下的涂鸦,想像这些涂鸦者脑中的反叛,对社会不平的呐喊,每一条粗线与晕开的点,都像是声量开到最大的惊叹号。 C215 本名为Christian Guemy,就像TAKI 183、JULIO 204、FRANK 207 这些知名的涂鸦者以街道号码取假名,其中TAKI183 是最早发迹的涂鸦艺术家,Christian Guemy 则认为号码就像是囚犯编号,象征涂鸦艺术的非法精神与叛逆。对他来说,生活有时候就像一座监狱,我们都只不过是个无名小卒。面对这样非法的艺术行为,C215 为何又选择公开本名? 「当你在火车、公共建物或空白墙壁上作画,当然会希望保护自己的身分;但对我来说,我试着画美丽的事物,这些艺术是可以被理解的,我并不认为自己创作的过程很野蛮,相反的,它反映了当地的美好生活。」他喜欢在每个城市画画,最喜欢的城市是「下一个城市」,从生活方式、文化独特性、建筑甚至是法律,在他眼中的城市透过「实验创作」涂鸦在墙上,并因此获得新事物的体验,花大把的机票钱和旅费涂鸦对C215 来说非常值得。游走在当代艺术的边缘或许是国情较保守,从印度当代艺术在世界市场崛起的1990 年代开始,没有任何艺术家选择在墙面画下创作,直到C215 从巴黎远道而来,成为第一位在印度创作的涂鸦艺术家。如同早逝的印度女画家Amrita Sher-Gil,拍出150 万美元高价的《村庄》、与136 万美元成交Francis Newton Souza 的《男人与女人》,皆呈现浓浓的印度人文;C215 的涂鸦艺术中的每一双眼,有些来自示市井小贩、有的是路过的少女,连当地的山羊与猫都成为他的素材;他的艺术是「无料的艺术」,人人皆可碰触,也将印度新德里的美藉由摄影师的眼睛、作家的笔推往全世界。不同于纽约那些扭转的文字,从1970 年代初期罐装喷漆已随处可购得,纽约从地下铁车厢到月台、厕所的砖墙面,皆布满了涂鸦客绘的鲜艳色彩;这些,是画地盘,也是反叛。如今随着涂鸦艺术的发展,单纯的扭转文字又多了3D、泡泡等效果,即使加上一些绘画也依然是文字为主。而来自法国的C215 则以「人物」为主,没有暴戾因子,只有从画中人的眼中,那些许的不安、寂寞、防备或天真,这是他用来书写人文的方式;也因为接触涂鸦,他开始广泛涉猎语言、艺术史与历史,所以能将人物表情刻画得如此深刻。 …

拍卖要价1000 美金的破旧门板?从Bob Dylan 到Andy Warhol,细数纽约Chelsea Hotel 的艺文名人堂

by
纽约拍卖行Guernsey's 近日宣布,在4 月中旬拍卖纽约曼哈顿西23 街222 号上的Chelsea Hotel 其中的50多块门板,起拍价分为1000 美元和5000 美元——一间旅店的救门板为何可以卖到如此天价?如果告诉你门板的前主人是Bob Dylan、Andy Warhol、玛丹娜……而且它们曾被无数艺术家碰触过、倚靠过,甚至是亲吻过的话,你是否愿意加价成交?关于Chelsea Hotel 的传奇远不止于此,不仅是房门,就连每一个房间、走道、墙壁上,都写满了文艺编年史上的名字,也正是因为这些大名鼎鼎的住客,残破的房门都能价值千金。 1960 年代,艺术家、导演、作家、设计师聚集在这乌托邦一般的小世界里,尽情地挥洒才华。 Bob Dylan 恋上了名模Sara Lowndes,为她谱下爱情乐篇;Andy Warhol 拍摄了实验电影《Chelsea Girls》,在他眼里,这里是抽离于现实的梦幻地;而踏过天堂的界限,便如同坠入地狱般,疯狂诗人Dylan Thomas 晃着杯里的威士忌高喊「我刷新了记录」,去到了另一个世界…...Chelsea Hotel,一个创造与毁灭、爱与恨的聚集之地。到底是「天堂」还是「地狱」,也许只在转身之间。走进纽约城的艺术「伊甸园」 建于1883 年的Chelsea Hotel 共有12 层,是当时纽约城里最高的建筑,顶楼还设有一个天台花园;起初这里一直作为公寓楼房使用,而顶楼则出租给艺术家作为工作室。直到1905 年,因成本高昂、合作艰难,被迫改成公寓式旅店,这反而让更多来往繁华纽约的过客在此留宿。 1964 年,曾经的管理者...

波尔多散步|废弃军营里的艺文革命,达尔文艺术聚落

by
Photography/ Cinny. Part of images courtesy of Darwin Éco-système. 法国西南部大城波尔多,由流贯其中的加龙河(Garonne)切割为两岸,左岸的古典建筑群建于十八世记,雍容而典雅的市容,使得这座城市有着「小巴黎」的别名,同时也是近三世纪以来市政、经济与文化的中心。然而,放眼加龙河右岸的BASTIDE 区域,却有着截然不同的城市景观。随处可见的钢筋与水泥,是近十年当地政府新建设的摇篮;相较旧城区的高昂房价,犹如一方初生之地的此区,成为近年艺术与创业家的落脚处。 Photography/ Cinny. Photography/ Cinny. 其中,以优雅姿态转型的达尔文永续生态与艺术聚落(Darwin Éco-système),堪称现今波尔多最时髦的文化聚落,不仅有着适合各领域创作者的工作环境,能源自给、环境友善又前卫的复合式空间氛围,更吸引众多街头艺术家与运动者进驻,赋予这古老却洋溢年轻气息的建设,一个崭新的生活样貌。蜕变前,废弃军营的历史故事建于1850 年,达尔文聚落现存的两大旧式建筑,原为当时的军事用品店。 1870 年普法战争后,由政府再造为「尼尔军营」(La Caserne Niel);烽火连连的十九世纪与二十世纪初,尼尔军营是当时许多士兵眷属的家园,长达半世纪之久,因此这里又被称为「尼尔区」(Quartier Niel)。二次大战时,这里也是德国军队安置西班牙囚犯的所在,目的是建造大量的潜水艇供战争所需。 Image Courtesy of Darwin Éco-système. Image Courtesy of Darwin Éco-système. 2005 年法国军队撤离后荒废多时,成为涂鸦与街头艺术的展示场域;斑驳的断垣残壁中,这些年轻的创作者拾起画笔,让原本晦暗荒芜的旧军营随艺术活力的进驻,添上难得的活泼神彩。然而由于多年来的闲置,此处也曾面临被拆除的命运。不愿看见这难得的文化社群遭到破坏,于是两位年轻的法国创业家与自由工作者便决定接手废弃军营,与当地社区发展名为「Equipe Evolution」的团队,期盼借民众力量翻转旧有的废弃空间,打造成适合市民共生、共享的城市场所。 Photography/ Cinny. Photography/ David Manaud. Image Courtesy of Darwin Éco-système. Photography/ Cinny....

16 世纪修道院内的秘密花房:米兰复合式艺廊酒吧SIX GALLERY

by
Photography/ Alberto Strada. All images courtesy of SIX GALLERY unless stated otherwise. 像是时装伸展台上的模特儿——漂亮、前卫,却也冰冷、无实感,米兰在时尚产业地位上与纽约、伦敦、巴黎平起平坐,如同天之骄子般拥有一切,乍看璀璨夺目,引领世界风潮,但若是站在不同的端点回望,又显得疏离而迷蒙。这既是拥有千年历史的繁盛之地,亦是曾在15 到17 世纪、二战期间,分别遭逢瘟疫、鼠疫与地毯式轰炸的死荫之地。作为毁灭与荣景共同喂养的花卉,米兰交织起极端的碰撞,集结历史、人文、民族、宗教、艺术、哲学,揉合并蜕为一种难解的语言——沧雅阴晦,泠凝哲美,暨时代的刀尖,不化的郁淤。米兰大教堂。 Image Source: EMA Milano. 米兰大教堂。 Image Source: EMA Milano. 自西元一世纪成为罗马帝国的首都以来,米兰在欧陆历史上一直是人口繁多的经济文化枢纽,在文艺复兴时期则是斯福尔扎家族( House of Sforza )的天下;达文西(Leonardo da Vinci)与多纳托.伯拉孟特(Donato Bramante)皆曾在此以杰出的作品争艳。而后,因为斯福札尔家族与麦蒂奇(Medici)家族的政治联盟,也让米兰的建筑风格大规模地受到菲利波.布鲁内莱斯基( Filippo Brunelleschi )的影响。直到西元313 年颁布的米兰赦令,才终于使基督教在当地合法,从此米兰境内建起众多宏伟典雅的教堂与修道院,其中也包含达文西知名画作《最后的晚餐》的所在地——恩宠圣母修道院(Santa Maria delle Grazie)。斯福尔扎家族于米兰统治的开创人Francesco I Sforza。 Image Source: wikipedia. 斯福尔扎家族于米兰统治的开创人Francesco I Sforza。 Image Source:...

以纸文化为底蕴,催化纤维的未知与未来:树火纸博物馆的实验纸铺,「凤娇催化室FENKO」

by

隐身于台北长安东路上,专注于纸文化传承23 年的树火纪念纸博物馆,以实验创新的精神,成就「凤娇催化室FENKO」的诞生。凤娇其实是树火的另一半,邻近于树火纸博物馆的所在,仅3 步之遥便可抵达凤娇催化室。原为纸厂的凤娇催化室空间,除了保留原有的纸材知识,更是全台湾第一家以纸及自然材质为主轴的催化平台。或许有人会想问:「已有多年历史且稳定成长的博物馆,为何要再挑战自己,成立一个全新品牌?」答案就在于,团队发现纸仍然拥有许多发展性,但了解的人却不多,因而透过FENKO 创造一个纸及自然材质交流与实验的平台,解构大众过去对于自然材质的想像,接触更多不同的创意想法,甚至在与创意人的跨界合作中,迸发出全新的概念。从纸材实验室到自然材质催化室,从纸的探索延伸至苔藓与铁件跨界催化、纸张及自然材质实验、策展及空间租借是未来FENKO 的核心,空间设计植基于此机能,催化发展出催化室、苔室、隐室三个空间。粗犷裸露的红砖墙映衬着纤致细腻的「法篮叠法篮」(Frame de Frame, 简称FdF),宛如以岁月的痕迹撞击新潮般的花火立绽。由新生代建筑设计师洪浩钧操刀,以「遗迹」为概念,将原来埋藏于木作装潢之下的红砖墙面如实留下,以灯光映照,展现过往隐藏于建筑内核30 多年的历史。过去曾在英国鬼才建筑师海泽维克(Thomas Heatherwick)工作室工作三年的浩钧,深受海泽维克与建筑诗人Peter Zumthor 的影响,透过轻盈几近消融于空间的镀锌金属钢架,如彩虹般的色泽随着不同角度观看而有着隐隐变化,呈现凤娇所关注的材质与工艺,打造出令人感动的氛围。纸材的跨界实验,从平面延伸至空间FENKO 将持续探索未知,保留艺术纸、手工纸、修复纸的专业咨询,更提供「客制化制纸服务」,以及各种跨界实验。如同过往树火在2017 年威尼斯双年展,与艺术家李明维合作的「不期之美」,将4000 个承载美的经历的信封与信纸材质,以及云门《狂草》舞蹈中长达7 公尺长、1.3 …

用艺文的灵魂守护老建筑的轮廓:旧时教堂、工厂与医院的现代蜕变,8 座欧洲旧瓶新酒的艺文空间

by

各种类型的建筑项目中,建筑改建项目总是最能引起我们的好奇心。世界各地这类的改造项目越来越多,像是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原由南市发电厂改造而成。而其中,艺术空间是老建筑改造中最常见的类型之一,通常也最令人期待,因为艺术展览对空间的要求非常高——光线、流动性和可变性,三者缺一不可。从曾经的屠宰场到溜冰场,以下这8 座欧洲老建筑改造后的艺术空间十分具有代表性;除了前瞻性的设计理念之外,最难能可贵的是建筑师心怀对原有建筑和历史的高度尊重,小心翼翼地保护着建筑的灵魂。 KÖNIG GALERIE|德国柏林|前身:教堂 KÖNIG GALERIE 藏匿在柏林Kreuzberg 区一条不起眼的街道上,由一座教堂改建而成。教堂建造于1967 年,是野兽派风格的代表。 2011 年被柏林著名的画廊和艺术品商Johann König 购入,并请来本地建筑师Arno Brandlhuber 改建这处没有窗户、混凝土结构的庞然大物。改造后的KÖNIG GALERIE 有着粗粝和原始的外表,但内侧空间却十分的安宁而柔和;光线从天窗和墙壁缝隙缓缓渗入,非常适合展示艺术品。 ?Alexandrinenstraße 118, 10969 Berlin, Germany ARQUIPELAGO|葡萄牙圣米格尔岛|前身:工厂 位于葡萄牙西外海群岛中圣米格尔岛(IIa de S. Miguel)上,Menos é Mais Arquitecto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