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ving

曼谷散步|老城区风华再现,唐人街巷弄里迷人的中泰混血

by
漫步在曼谷街头,俯拾即是的传统泰式风情,金碧辉煌的庙宇皇宫、篆刻着「罗摩衍那」史诗剧情的梁柱,以及昭披耶河上淌着潺潺生机的水上人家......除此之外,这座「天使之城」尽管从未被殖民,却意外地成为各国文化的汇流之地;向古罗马建筑借鉴而筑的马蹄型拱门,致敬维多利亚式建筑的华美装潢——这一切皆为19 世纪后各国人口大量涌入的结果。而这些多元的建筑美学传承至今,经过东南亚传统建筑语汇不断的重新诠释,设计能量于此爆发,不仅成为亚洲目前新兴的美学指标,如今更自成曼谷独一无二的文化地景。除了西方的殖民式建筑,近年来在观光客间人气火热的曼谷唐人街,总令人想起台北大稻埕、迪化街一带的新旧交融氛围。以耀华力路(Yaowarat Road)为主干道,一路至石龙军路(Charoen Krung Road),眼中所见皆是密集林立的商店排屋,囊括了集市、饭馆、剧院等机能空间;而原为寻常的华裔住宅,其怀旧、草根的中国风,近年来更吸引许多潮青到此创业,发迹于文青巷道Soi Nana (回顾花房咖啡店,ONEDAY WALLFLOWERS &NANA COFFEE)。获得新生的老式唐楼纷纷在街道上拉开戏幕,这些标致的「中泰混血」,也意外成为老城区中令人惊艳的奇花异朵。古典药铺炖煮一屋咖啡药草香|103 Bed and Brews Image Courtesy of 103 Bed and Brews. 走出华蓝蓬地铁站(Hua Lamphong)的第一个艳遇,便是这幢位于Soi Nana 巷道转角的民宿——「103 Bed and Brews」。过去,当新思维尚未进入地区,唐人街上多是供华裔日常交易的集市,其中又属中药铺最为兴盛;而 103 Bed and Brews 的旧址便是专营传统草药进口的中国药铺。从门口处的中式铁门,再到进屋的木头窗框、雕花圆椅和竹帘,甚至结合葡国彩绘的中式地砖,空间中遍布的细节,皆展现着此地华裔商人移民的生活痕迹。店主巧妙保留下中式建筑中的老灵魂,不着痕迹地在细微之处妆点泰国的当代艺术,赋予103 Bed and Brews 一种流淌着中泰血统的混搭精神。 Image Courtesy of 103 Bed and Brews. Image Courtesy of...

留住传统美好手艺:上海八〇后女孩周祺的老器物追寻之旅

by

周祺与我们约在上海最热闹街区南京东路上的咖啡馆,洋溢着一股中国八〇后俐落气息的她,内心里却不折不扣是个对传统杂货充满热爱的老灵魂。 2011 年从日夜颠倒、充满快时尚感的广告公司离职后,周祺决定听从自己心里的声音,离开冷气房、走出城区高楼丛林,开始了她寻找传统手作生活物件的田野之旅。不像是新世代的电商或品牌,在网路上轻松输入关键字就能找到踪迹,传统手作坊或是老杂货铺只以最朴素的方式镶嵌在生活与真实巷弄中,想要找到他们,唯一的方法就是亲自走到店铺门口,「一定不能开车,因为一踩油门村落里好几个小巷口就错过了」,周祺笑着分享多年来累积的经验谈,「最好的方法,就是搭长途巴士,每一站都下车钻进巷弄里搜一圈。」寻访的同时,周祺也一边采买,常常结束一天风尘仆仆,还大包小包背着手编竹篮、草帽、土布袋等等别人看似不起眼、她却心满意足的战利品回到家。尽管只以大上海区作为田野范畴,但世代和乡里间方言的不同仍常让周祺印象深刻,「有次到靠近海边的奉贤区,遇到一整户阿姨都在织布,她们在大客厅里坐成一圈,边聊天边织布,虽然都是上海人,但她们聊天的乡音重到我一句都听不懂,还得派出她们的儿子辈来翻译(笑)。」,但最让周祺惊讶的倒不是语言的差异,而是阿姨们身上所穿、她们自己觉得再普通不过的日常服装,「我刚看到阿姨们时只觉得有种纯朴的亲切感,仔细看才发现,她们身上穿的完全不是一般市面上卖的成衣,而是用自己手织布料作成的衣服!实在太让我难忘。」 从小在石库门弄堂里长大,一直到18 岁才搬离,周祺的成长回忆里随处都是值得回味的海派生活况味。在上海的弄堂口,通常都会有间什么都卖的杂货铺,手作的生活器物、小零嘴、蜜饯等等,甚至在家用电话还不普及的时候还配有公共电话,一有来电找人,杂货铺老板就会扯开喉咙大喊谁谁出来接电话,所以哪家住谁、平时从事什么行业,邻居们彼此熟悉得很。 「大家都知道以前上海人有穿睡衣出门的习惯,其实就是因为弄堂比较没有私密/公共空间的区别,老上海人即使走到弄堂口杂货铺, 都觉得还算是我家里嘛。」周祺有点感慨地说,「有次访问到其他地方的一间杂货铺,闲聊之下发现有个供应手作竹篮的师傅就住在我家隔壁,而我居然一点也不知道,这要是在以前弄堂里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四年前周祺将田野寻访的手作师傅和杂货铺集结成《上海杂货铺》这本书,并且持续为《新民晚报》撰写同名专栏至今。当时访问的手作人最年轻的50 多岁,年纪最大的超过90 岁,几年过去,周祺仍不定期回访他们,但20 多间杂货铺或老师傅手作坊中,将近1/2 都已陆续歇业退休。周祺带着浅浅的微笑说,「我能做到的,就是用记录留下他们曾经存在的样子,希望他们即使渐渐消失在日常生活里,也别太快消失在我们这一辈的记忆里。」 「这手工活用的都是巧劲」|陈师傅71 岁,白铁匠我17 岁开始学敲铅皮(白铁),在厂里跟着老师傅学,平时下班的时候自己也练习练习。后来下岗了,就开始自己接活干了,到现在50 多年了喔!现在每天都要做8 小时。做这个其实不是很用力的,敲敲打打都是用巧劲,所以也不算什么体力活,但刚学那会儿手一直敲出血,满手的橡皮膏。一般经常做的尺寸都已经在我脑子里了,其他有些比较复杂的,人家有要求的,我就画下来问他们是不是要这个东西。像浇花桶有6 个尺寸,可以根据不同需要来订做。如头上的这个洞眼小一点少一点,水浇得就远一点,大一点密一点呢,就可以浇得近,每个订的人要求都不一样的。我带过三个徒弟,不过现在都不做了,嫌这个赚钱慢。店里做萝卜丝饼、油墩子用的那个勺卖得最好,5 块钱一个,一天快的话可以做50 个,看心情的。逢年过节,像桃花节的时候人多得不得了,外国人也多,我已经做出名气来了,生意好得不得了,新场就我一家呀,每天有人跟我订东西,赚点功夫钱,吃喝没问题。 「只有自己做的自己卖,才能叫作坊」|杨师傅70 岁,圆作手艺人我们这个叫「圆作」,专门做圆的东西。还有种叫「方作」,是做椅子、家具的。我16 岁跟师傅学手艺,到现在也有50…

前情色电影院的艺文蜕变:马德里Sala Equis,从聚焦情色到放映生活新视野

by
有一种爱情是「在我还没爱上自己之前,你就已经爱上我了。」怀揣着这样浪漫的幸福感,信步在马德里烈日当空的一片蔚蓝下,走在被一排排缤纷房子合围的街道上,当你遇见了Sala Equis,爱情的历久弥新和意满志得仿佛从这栋建筑里散发出来;一砖一瓦上曾经刻的是风霜滋味,直到这栋古老的建筑遇见五位年轻人。从1913 年开始到往后的20 年间,这栋建筑被作为《公正报》(El Imparcial)的驻扎地,直到走过20 世纪初的风雨摇曳,这栋新古典主义的楼房与庭院转世成为Duque de Alba 电影院;80 年代中期后,又从放映好莱坞经典电影转型为播放艺术及成人电影;直到2015 年歇业前,这里依然是马德里最后一处情色戏院。尽管几番面临被拆除的威胁,这最后的马德里成人电影院还是活过了光辉岁月,陪伴当地人们一同度过、并抒发这30 余年之间在板荡时局中积酿的情欲,也坚守了自己背负的历史和文化价值。第三次的重生,这栋老建筑在对的时代遇见了对的人,一同谱出了一段新旧交融的恋曲。为了让老建筑在重获新生的同时,亦能保存过去的历史意义,来自不同领域、拥有各自专业和发想的五位年轻人——Daniel Fernández Cañadas、Laura Suárez、Cristina Rodríguez、Marie Jennings Camissa 和Nacho de Padrón,组合成集结记者、政治学家和餐馆经营者的创作团体。他们与设计团队Plantea Estudio 联手重新打造,将废弃的电影院转变成一处机能丰富又充满活力的复合式社交场所。穿过一楼如走道的大厅,并在「Taquilla」浏览过包含所有电影、音乐会、展览活动的票卷,来桶爆米花与饮料,漫步到中庭「SALA PLAZA」,便被宽敞明亮的格局震慑。过去曾是Duque de Alba 的户外剧场,圆形的座位区约可容纳300 人,在这里除了能观看现场表演,此处亦是社交、饮酒的休憩空间。沿着墙面攀爬而上的藤蔓植物,目光落到顶上钢架,建筑师根据其原始用途为灵感,设计出一大型天窗,在白天洒落一地自然光;面对着投射萤幕,周遭围绕着海滩椅与软垫,一个童心十足的秋千自屋顶垂降而下,毫不违和地与斑驳墙面相映成趣。旧建筑的沉着底蕴包容着崭新的悠闲氛围,圆满呈现Sala Equis 放松自然又随心所欲的性格。而原本的电影放映厅,如今则用来放映独立电影与艺术电影,延续着建筑前身成人影院的情欲氛围,共55 个座位​​的观众席,铺上华丽魅惑的深红色天鹅绒搭配褐铜圆桌,供人们一边观影一边享用茶点,在华美却慵懒的空间内获得舒适的观影体验。另外,连结空间的走廊里也别有心思,设有鸡尾酒吧并同样采用深色天鹅绒的质地;在每个建筑原有的栏杆转角、每步踩踏的磁砖,都引领来访者到一处处能舒适窝着的典雅角落,略显颓废的空间里尽是充满魅力的复古风格。作为一间拥有百年历史的建筑,Sala Equis...

让书成为穿入瞳孔的光:以阅读之名献祭视觉,无关实验书店

by
Images courtesy of Wu Guan Books, part of images photographed by Rachel S. 躁动颗粒飘散在南国港口特有的明媚空气中,毛孔在鲜少遮蔽物的驳二艺术特区里全力舒张,关于消暑的种种欲望争先恐后,却没想到一方解药其实就近在眼前——天光树影衬着镂空镌刻成线对称的「无关」招牌,两枚方块般的大字看似性情安稳,孰料内在竟是一间感官驾驭力堪比迷幻药的的书店:以实验之名放肆调配阅读想像,以书籍为饵勾引暗黑渴望。 Image Courtesy of Wu Guan Books. Photography/ Rachel S. Photography/ Rachel S. 在仿若灵堂的入口处告别一切白日下可见的躯壳与「被观看」的自己,任由两道黑幔施法般地、轻触犹带艳阳余温的身体又旋即退开,极致黑暗挟寒意忽然扑面袭来,一把攫出不安于室的真实灵魂。 Image Courtesy of Wu Guan Books. Photography/ Rachel S. Image Courtesy of Wu Guan Books. Photography/ Rachel S. Image Courtesy of Wu Guan...

寮国流浪者之歌:河面漂流旅馆,MEKONG KINGDOMS

by
「我从寮国带回来的东西,说起来除了少数土产品之外,只有一些风景的记忆而已。不过那风景中有气味、有声音、有肌肤的感触。那里有特别的光、吹着特别的风。耳里还留下谁口中发出的声音。还记得当时心的震动。」——《你说,寮国到底有什么》,村上春树对于寮国的印象总是较为陌生的。是壮阔的地景,尘沙飞腾的路面,金碧辉煌的寺庙佛像,身穿橘红色衣袍、赤脚列队接受布施的僧侣......其中,也许还带着《你说,寮国到底有什么》文字的向往,以及曾被多国势力占领的历史悲哀;而金山角(Golden Triangle)从前毒性成瘾,如今被大量各种中资入注瓜分的事实,似乎又替这神秘国度多道了一声感叹。然而,顺着神秘的河境湄公河(Mekong),滚滚黄色河水而下;这绵延漫波的世界长河,白日水面辽阔无际,夜里倒映月色流光;河水途经六个国度,多元的风俗民情汇流于此。初见那壮阔的地貌,深深被震撼着,倏地理解,这国度是该以贴近大地之姿去认识。 「Mekong」,在邻国柬普寨语中有「母亲」之意,河水流经寮国之处,是六国中最大的流域。于是,对他们来说,河水不只孕育土地的生机,他们更试着在其中延伸令人神迷的水上风情。漂流旅馆MEKONG KINGDOMS 的「Gypsy」,便是以此为出发,用一艘覆上茅草的小船,让人们在河水缓缓的水波起伏中,感受时间之河的停顿与前行。并不算大的船身,Gypsy 全船长度41 米、宽度4.8 米,仅有两间睡寝舱;朴实的外观与船身结构,来自建筑师Pascal Trahan 的设计。一探内里,硬木装设搭配雕花细节,随处可见竹藤编织的置物篮与家具;悠静宜人的空间,不仅是满室浓厚的异国风情,令人讶异地,竟带点熟悉的中式风格。黄褐色调一如此区烈阳的热度,又与河水的黄浊彼此呼应;茅草编织而成的屋顶,一片片覆盖船顶,宛若原始水上小屋般,幽居于河面。视线一望,即见沿岸河畔的绿野生机,廊道与甲板尽是阳光随茅草弧度落下的温暖光束,辽阔之中又带点隐密。航程往返于金三角与龙坡邦(Luang Prabang)之间;水面巡游时,船队不仅仅让旅人见证河水辽阔,从民间舞蹈、料理教室再到学习寮国语言,要旅人更为深度地认识这国度。沿着停靠点,上岸探索又见截然不同的风景。在Ban Baw Villages 学习当地佬酒制作,拜访在地少数民族村落Khum Villages,参观北宾的湄公大象保护营与古老寺庙......其中能见一些熟悉的中式符号,又充满属于中南半岛的异国风情——「寮国到底有什么?」,这偌大的疑问,逐渐开始有了一点点具体理解。即便船队全年无休,但这段航程最好的游河时间是 5 月至 9 月,此时当地气候温暖,正逢雨季,河畔边的茂盛丛林带来更迷人的骚动色彩。船费要价不菲,但 Gypsy 的航程的确充满各种体验;作为湄公河上的一履优雅叶舟,缓缓航向这河域里难以触及的秘境。 MEKONG KINGDOMS 49/3 Sakarine Road, Ban Vat Sene 06000, Luang Prabang, Lao PDR T: +856-7125 5001 All images courtesy of MEKONG KINGDOMS. 加入 Polysh Facebook 随时阅读最新、有趣的城市与旅游文章。

「B&B」=「Bed & Breakfast」?不,是「Book & Bed」!台南、宜兰三间宛若入住书店的旅馆

by

俗话说「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现在旅店却贴心结合旅行与读书,让大家不必纠结于二选一的难题,也让B&B 不只是「Bed & Breakfast」的轻装简行,更代表「Book & Bed」(回顾东京池袋Book & Bed)风格之旅。旅馆界最强新人重磅登场|友爱街旅馆UIJ Hotel&Hostel 隐身于台南友爱市场旁的安静街弄里,位置隐蔽、门面低调的友爱街旅馆UIJ Hotel & Hostel 乍看之下并不显眼,推门而进,里头却是别有洞天:宽阔大厅以墨绿、大正金两色系奠定复古时髦的基调,再搭配磨石子、玻璃窗花等本土元素和欧洲古董家具,让整体​​空间散发台洋混融的独特魅力,位于大厅正中央的黑胶唱盘和两侧成排书墙,更为空间增添悠闲氛围和艺文气息。友爱街团队表示,古都台南在荷兰、日本文化影响下,本就带有多元基因,对于不同文化也相当开放、包容。团队则邀请好样VVG 空间设计师Faye,将这种新旧交融、台洋混合的特色表现在空间中。除了在空间设计上表现台南开放性格,友爱街旅馆也希望成为在地的「跨界平台」。大厅书屋「粅粅书BBBooks」(甜粅粅台语意指「甜滋滋」),便以台南料理偏甜的特色发想,精选饮食相关书籍,希望以24 小时书店形式,吸引本地居民踏进旅店,促进台南人与旅客彼此交流。而住宿楼层更以每层楼一个主题的形式,在电梯出口处提供不同类型杂志,让旅客在住宿时也能接触多元资讯,以书为媒介,打破在地/外地的隔阂与个人阅读惯性,让新火花在空间的每个角落迸发。除了以书为媒介促进交流,自诩为「结合设计旅店与青年旅舍的跨界混合旅馆」,友爱街旅馆UIJ Hotel & Hostel 也提供110 个背包床位和87 间客房,更特意设计促进交流的公共空间,希望能让重视个人隐私的旅店房客,和崇尚交流、分享的背包客,在住宿的一期一会中了解彼此。也因此,虽在客房内提供林果良品设计皮拖鞋、纽约MALIN+GOETZ 洗沐乳等高规格备品,却特意不放置常见的咖啡包、茶包,希望借此引导旅客走进共享厨房(Open Kitchen),以手冲壶为自己冲一杯香醇咖啡,不仅享受古都悠闲步调,也和来自世界各地的旅人彼此交流。 「之前曾有正在练习手冲咖啡的商务房客,见到厨房提供手冲壶便开心地拿起来,为厨房里的背包客们每人冲一杯咖啡。这样的交流也会让彼此认识不同的世界,非常有趣。」友爱街团队回忆。除了共享厨房之外,友爱街旅馆也延请专业花艺团队南下操刀布置恣意露台(Free Terrace),欢迎旅人在夏夜微风轻拂下,喝点小酒、谈天说地。接下来,旅馆建筑一楼空位也将入驻调酒吧和清酒吧,提供旅人更多元的品饮选择。由好样VVG 空间设计师…

京都散步|町屋、浴池、老仓库,老建筑里新生的迷人生活哲学

by
艺伎、茶道、金阁寺与银阁寺,或是一眼望不尽的千本鸟居,每当谈到京都这座老城,脑海中总浮现这些极具象征日本色彩的文化符号。从上京漫步到祇园附近,在巷弄里尝试找寻从前西阵纺织业的脉络,驻足在二条城二之丸御殿的华丽壁画前流连不去,或是在祇园里寻觅艺伎的华丽身影。思量对这老城的风华印象,总与一座座老建筑切割不了;传统町屋、大众浴场、再到西阵织的老仓库,旧时建筑在今时今日看来风韵犹存。这次便以老建筑为座标,探访其中新生的生活美学。 Editorial Haus MAGASINN(マガザン)|住旅馆?不,入住一页/ 夜杂志旅途里的第一站,总是想匆匆赴往下榻的旅馆放下行李,再匆匆地展开城市探索。然而京都是如此适合缓慢步调的城市,若带着急躁的心情总有那么点微妙的罪恶感。在二条城附近的传统街道中,伫立着这间名为「Editorial Haus MAGASINN」的旅舍,它让你不会舍得只是丢下行李便离开,反而甘愿于此消磨掉一下午或一傍晚的时光。命名由「杂志」英文「magazine」延伸,在这里,「杂志」不再是堆叠于纸页的灵感,而是一处能够立体感受、碰触的空间。 Photography/ Nobutada Omote. Photography/ Nobutada Omote. 两层楼的独栋老町屋原为制造、贩售牛奶的牛乳屋,在店主岩崎达也的改建——或说「编辑」——之下,盛装着新生活力。自营运理念到店铺愿景,达也皆以「编辑杂志」与策展的手法延伸,1 天只招待1 组旅客(上限可至6 人),通过入住人数的控管,提供旅人更深刻而专属的体验。 Photography/ Nobutada Omote. Photography/ Nobutada Omote. Photography/ Nobutada Omote. Photography/ Nobutada Omote. 从以前便很喜欢阅读杂志。杂志的魅力在于,能将手边周遭很棒或未知的事物可见化。 「若用一个空间呈现的话,是否能传达出更为立体鲜明的体验呢?」这样的想法,便是这个hostel 的开端。 Photography/ Nobutada Omote. Photography/ Nobutada Omote. Photography/ Nobutada Omote. Photography/ Nobutada Omote. Photography/ Nobutada Omote....

黑砖盛装的温室花房餐酒馆:伦敦The Bourne & Hollingsworth Buildings

by
若要细数伦敦美仑美奂的热门餐厅,那么定会得到一份长不见底的店家清单,一间间皆独具特色。当各种个性风格对这座艺文灵感荟萃的城市来说已不足为奇,这间坐落在Finsbury 区的餐酒馆「The Bourne & Hollingsworth Buildings」(简称B&H Buildings),却以清新绿意打造一处室内植物花园,正巧符合现今忙碌的都市人,在紧凑步调里留下片刻的宁静与悠闲。仿佛回到乡下老奶奶家,来场迷人的庭园茶会,谱出一段花草圆舞曲,让身心获得满满的滋养与抚慰。 Image Source: Bourne & Hollingsworth Buildings Facebook. Image Source: Bourne & Hollingsworth Buildings Facebook. Image Source: Bourne & Hollingsworth Buildings Facebook. Image Source: Bourne & Hollingsworth Buildings Facebook. Image Source: Bourne & Hollingsworth Buildings Facebook. 坐落在大街转角处一栋英伦气息十足的19 世纪黑砖建筑内,古朴简约的外观散发着一丝迷人的气势甚至神秘感。实际步入店内更使人不由自主地发出赞叹——与外观的冷硬色调截然不同,宽敞明亮的白色空间内,摆放着店主挑选的复古老件。有别于宫廷式的繁复奢华,让各种生机蓬勃的植栽作为主角,穿插其中,让空间更显自然的迷人生命力;唤醒着从前造访好友乡村别墅,那亲密又放松的欣喜。 Image Source: Bourne &...

采买笔记|风城里的怀旧小窗,芝加哥古董珍奇柜POSH

by
身为美国主要的金融交易中心之一,别名「风城」的芝加哥,予人印象往往是摩天大楼林立的现代都会;不过即使是在这样现代主义的建筑重镇,也还是找得到像POSH 这样充满怀旧感的可爱角落。这家名为POSH 的古董店,位在芝加哥市中心上历史悠久的Tree Studio Building 内,建筑本身便大有来头。在1984 年时由Parfitt Brothers 建筑事务所设计并建造而成,而后在法官Lambert Tree 和妻子Anne Tree 的主理下设立了法律信托,唯有艺术家才能入住其中。由罗马砖堆砌而成的艺术工作室内,在1893 年世界博览会之后的20 年里,吸引无数落脚于欧洲的艺术家往返芝加哥,其中更不乏许多伟大的艺术创作者,例如画家Richard Florsheim、作家Edgar Rice Burroughs 及雕塑家John Storrs 等,孕育蓬勃的创作氛围,有如芝加哥「艺术家的殖民地」。 Image Source: POSH Facebook. Image Source: POSH Facebook. 经过时间的冲刷,2001 年地产商重新恢复Tree Studio Building 的历史特色,更替建筑整体进行翻新、整修,并添上许多现代机能。如今,这源远流长的艺术家摇篮甚至被芝加哥当局列为著名历史地标,一改过去的陈旧,以重生的面貌继续为作为艺术与文化的小型社区,更与许多艺术相关的企业的合作。在一楼设立许多特色店家及餐馆,提供许多驻扎于此的艺术家丰富的生活灵感,也吸引许多居民及游客前来一探究竟,POSH 便是不可错过的其一。 Photography/...

老香港的浓艳色彩:「笼居」里的艺文聚落,青年旅舍Wontonmeen 云吞面

by
记忆过了保鲜期,关于「香港印象」就像融化的冰块,再也无法回复具体的形状。尽管如此,这座「都市丛林」里庞大的绮丽仍是旅人辨识城市文化经纬的重要依据——太平山望下去同步亮起的灯盏、维多莉亚港的英伦风华、女人街上不绝于耳的纪念品叫卖......铁盒里仍放着那些随意刻上「I love HK」的纪念挂饰,但关于旅行的篆刻,仿佛永远地沉睡在记忆里,唤不醒了。再次「看见」香港,却是通过东区冰店墙上的街坊摄影。 「深水埗」,这个他们口中与「富贵」牵扯不上的地区,却处处沾染着浓艳的香港色彩。广东话纵横的闹市街道、充满传统怀忆的旧区唐楼、林林总总的霓虹灯光与小吃店招牌......那些自街坊巷弄中窜起,混沌交会而成的生活气息,构筑出深水埗小区无可替代的文化面貌——这样粗糙又鲜活的市井魅力,活生生取代了过往对时尚血拼的憧憬,成了我与香港真正意义上的初见。街市虽老,近来许多艺术新血钟情在老城一隅落地生根,用热情开放的生命力,浇灌着无数正要茁壮的艺术之芽;邻近深水埗,位在太子荔枝角道上的「Wontonmeen 」便是这样一个生机蓬勃的新生据点。 「Wontonmeen 」一词取自「云吞面」的英文发音,初闻以为是小吃面店,难以想像它其实是间结合咖啡厅及文化沙龙的青年旅舍,一如「云吞面」这项小吃在香港人心中的掂量——平价、美味、亲人。由月租套房转型为青年旅舍的Wontonmeen,在平凡的旧式唐楼里暖心开张,在百物腾贵的香港,以价格合宜的居所迎接来往的游客和在港发展的外籍创作者,同时也身兼旅途中的向导,指引人们看见那个有别于观光圣地,最真实、无修饰的香港风貌。 Wontonmeen 落脚于平凡的住宅区,店外没有明显的招牌,稍不留神便会在荔枝角道上与入口擦肩而过;这趟在飞机落地之后便迅速展开的探索之旅仍未完待续,提着行李步入难寻的旅舍,来不及歇脚擦汗,另一场冒险便又猝不及防的拉开序幕。穿过一楼敞亮悠闲的咖啡厅到达旅舍大堂,尚未告别咖啡香四溢的摩登世界,又一脚踏进了80 年代的香港。主张「道地」的居住体验,Wontonmeen 创办人Patricia 可不是随便说说;为了能让志趣相投的友人们有个聚脚的地方,毕业于香港理工大学室内设计系的她,成功的将地下的公共空间,打造成一个极具香港性格的独特偏听。昏暗的灯光中,形形色色的海报、老家具、凌乱的衣架艺术作品,以及带着潮湿气味的怀旧装饰,有如一座地下市集,在混搭中堆砌出有如电影《花样年华》中的港味美学。与一般青旅惯常的上下铺不同,Wontonmeen 如俄罗斯方块一般层叠的10 个床位,发想自香港共居现象孕育而成的「笼屋」设计,骨架由铁网制成,看来冰冷,却兼具通风、置物等多重功能(格网可以自由挂上行囊,亦可加门帘制造私人空间),如实的诠释了何谓「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Patricia 亦盼望通过其乱中有序的旅社格局,倡议出那深埋在钢筋城墙内,始终无法治愈的贫富悬殊。其中最受欢迎的,大概就是挂有「香港」字样霓虹灯的户外空间。晨起时或临睡前,来此斜躺放松,感受户外的空气,在水泥墙间遥望天空,让身心灵深呼吸;悠闲时,也可以前往一楼咖啡厅,喝杯来自Urban Coffee Roaster 的烘焙咖啡,在极简洗链的空间中与邻座敞心畅聊,一边交换平生见闻,一边感受与旅社截然不同的新鲜活力。到了深夜,若是身上的夜猫因子又在躁狂,运气好的话,或许还能在旅舍大堂收获一部老港片、一曲吉他演奏,或是一段令人敞开心怀的围炉康乐,在热暖的灯光下,收获久违的笑颜。看重艺术和文化交流的Patricia,不仅定期在Wontonmeen 举行艺文分享会,更会邀请不同的年轻艺术家合作,促进当地的艺术交流。值得一提的是,Wontonmeen 创立至今始终心怀「城市向导」的使命,除了在店门口提供单车租赁的服务,还不定时举办单车导赏团,带领外地游客一览太子到深水埗区的生活场景。在Wontonmeen 之中随意观览,如同迷走在老香港的地道,大胆的新潮与独特的古意在此相会,就像咖啡与奶茶融合成了一杯香醇的「鸳鸯」——那是独属香港的特色饮品,是唯有在香港背景下才能郁郁丛生的生命力。下回来到香港,不妨试着离开繁华的商业区,与观光客聚集的廉价旅舍说声Bye,走入街市,低头穿过巷弄间的晾衣杆,来到Wontonmeen,尝一碗好吃实惠、最接地气的「云吞面」吧(啊,不是面店啦)。 Wontonmeen 135 Lai Chi Kok Road, Kowloon, Hong Kong T: +852-6904-0918 All images courtesy of Wontonm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