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ring Feature / 春季特辑

【春季特辑】POLYSH X 质物霁画:春日,在泥泞里嬉戏(下)

by
Executive Editor & Producer/ Alice Chan Art Director/ 李霁& Manchi Cheng Photography & Film/ Manchi Cheng Model/ Sophie Liu Music/ Hsu Chia Wei Assistant/ Chien Chuan Wang Poem Courtesy of 四方田犬彦;诗作翻译/ 陈允元from 台北诗歌节Special Thanks/ 四方田犬彦& 台北诗歌节那些摘下的花花草草我们不安放在水瓶里我们不泡花草茶我们用新生的叶脉与即将的枯萎写首诗献给春天尾巴的泥泞湿气春天的开始到尾声,从疏零到繁茂,植物的生命力逐渐爬遍城市各角落,蠢蠢欲动。台湾的春季色调并不特别鲜艳,淡淡的灰蒙蒙之中带有雨水的胶稠湿气,渗入土壤,溶为一片泥泞。 2016 年【春季特辑】下篇,我们与质物霁画的李霁,一同以日本诗人四方田犬彦的诗作《牛粪》作为发想,将字句转为画面,拾起春泥与花屑,浇盖身躯---如同仪式般,被填塞、窒息的感官获得某种灵魂上的解放---在诗歌里寻找春意,在春日里发觉诗意。请把我的躯体涂满牛粪头顶也是 ...

【春季特辑】POLYSH X 质物霁画:春日,在泥泞里嬉戏

by
那些摘下的花花草草我们不安放在水瓶里我们不泡花草茶我们用新生的叶脉与即将的枯萎写首诗献给春天尾巴的泥泞湿气2016 年,Polysh 首次尝试特别企划,以邀请艺术家/创作者合作的方式进行共同创作。春天的开始到尾声,从疏零到繁茂,植物的生命力逐渐爬遍城市各角落,蠢蠢欲动。这次我们邀请质物霁画的李霁,以诗作为灵感,在诗歌里寻找春意,在春日里发觉诗意。 【春季特辑】上篇,走进质物霁画工作室,与李霁聊聊他对植物的情感,以及这次为Polysh 创作作品的发想过程。 Photography/ Manchi. 初访李霁的工作室,除了意料中的花花草草摆放各处,目光立即被工作桌上的漂流木与一个巨大蜂巢吸引,花香之外混杂着淡淡的泥土气息。沿着木头地板往客厅内移去,听得见拖鞋踩在散落于地面的叶片碎屑声响,温暖的日光自天窗洒进,两只猫儿懒洋洋地伸了个懒腰---这些极为日常的画面透过感官引导,成了生活的灵光片羽,等待被拾起。坐定后瞥见客厅矮柜上一本杂志,封面是我前阵子刚访问过法国实验摄影大师 Jean-François Lepage 的摄影作品。李霁笑说虽然这是日文杂志,但因为很喜欢封面所以买回来—心底会心一笑,没错,有些前卫,有些叛逆,有些出人意料,这才是我透过作品所认识的那个李霁。 Photography/ Manchi. Photography/ Manchi. Photography/ Manchi. 李霁的质物霁画从来都不只是唯美与浪漫,以植物创作的花艺作品也远多于空间装饰;取自大自然的素材,叶片、种子、花瓣…结合金属、塑料、矿石等等各种材质碰撞,伴随作品背后庞大的文本或议题探讨。视觉之外,李霁亦借作品触发嗅觉、触觉、听觉感官,比起将花朵美美的集结、安放,或重复使用同样材质与方式展现美感,他更倾向实验各种交叠植物与空间的可能,于无机中展现有机,让观众能往更宽广的尺度去体验---生活里我们与植物相处的情感,自此从疗愈的小确幸提升至更多维度的叙事思考。 Photography/ Manchi. Photography/ Manchi. Photography/ Manchi. 从建筑走进花艺创作,看似截然不同的领域,对李霁来说却是顺理成章。以一处空间环境的建构为经,植物的生命力为纬,这是他对世界表达想法的语汇。 「我是一个很感觉导向的人,而植物提供给我一个机会去感受各种环境里的发生。接触植物时,除了姿态,它的气味、纹路、触感,以及与周围环境的互动,都是构成我对那株植物的印象;藉由这样的状态,我找到自己与环境、空间的连结。」也许正因如此,在花花草草写下的抒情诗里,依然能看见他以空间建构逻辑的清晰脉络,理智却保有灵魂的感性。 Photography/ Manchi. Photography/ Manchi. Photography/ Manchi. 我其实一直避免只讨论花艺创作这件事,更倾向我对植物、对环境的感受,因为那是来自日常生活里的随处累积,在经过自己的消化之后,进而转化为一件作品。谈起创作过程里自己最重视的阶段,李霁笑说,从他每次伴随作品的啰嗦文字阐述,大概就能看出端倪。 「我在意的是,当一件作品呈现在观众眼前,它是否有其他办法在观众脑海中触发其他画面或想像,转变成另一种滋润。也因此一件作品的创作过程,对我来说最先的发想是著墨最多之处,如果少了这个发想的过程,我自己会很彷徨,对这作品也充满疑问。」相当耗时费心力的发想,来自日常里生活的累积,即便自认是个更倾向视觉画面吸收的人,李霁却也觉得自己对文字十分依赖。 Photography/ Manchi. Photography/ Manchi. 「大学前我什至完全没有阅读习惯,进入大学后当大家在研究艺术史、创作概念,我突然发现自己如同一颗石头投入便发出回响的空井,很空洞。」从那时起他便培养阅读习惯,大量搜集浏览,竟也意外地培养了对文字的高度敏锐。而当一件作品从无至有的发想开始,这段过程脑海中有许多画面飞逝,他沿着感觉摸索画面,搜寻、阅读庞大的资料,建构作品的背景故事,而后替作品命名,借文字梳理思绪,最后伴随书写呈现作品。这些文字大多替作品做了再诠释,偶尔感性、穿插哲理思辨,让观众有路径循线延伸想像—文字拉出一条轨迹,既是另一种观看作品的角度,也是一种在作品视觉冲击外另辟想像空间的留白;观众理解自是一种默契、共鸣,不理解或误解,也不失为逻辑与思维游戏的情趣。 Photography/ Manchi. Photography/ Manchi. Photography/ Manchi. 如果我是诗人,植物与花朵就是我的文字。这次与Poly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