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被廣泛認為是文創產業重心的英國倫敦,前不久的周末,於市中心的 Somerset House 舉行了名為《Space to Breathe》(呼吸的空間)的展覽,邀請了眾多藝術家、設計師、科學家、研究員等等,希冀透過創意與想像力,針對日益嚴重的空氣汙染議題作出響應。其中搶眼的展覽主視覺——裝有植栽的透明背包,由一名長髮少女背著,而背包又以管線連結到少女臉上的面罩——這名為《Voyage on the Planet》(星球之旅)的作品,便是出自目前就讀於皇家藝術學院創新設計工程(Innovation Design Engineering, IDE)碩士班的台灣設計師邱馳。

 

《Voyage on the Planet》, image courtesy of 邱馳.

《Voyage on the Planet》, image courtesy of 邱馳.

《Voyage on the Planet》, image courtesy of 邱馳.

 

 

 

而在前幾天(2月3日),邱馳的這件《星球之旅》作品,更與兩個英國製片人合作,拍攝名為《SURVIVING THE POST-TRUMP APOCALYPSE》(在後川普末日的生存)的影片。影片中邱馳本人穿戴者自己的作品,穿梭於一片荒涼之中,影射的就是罔顧環境的川普式政策所將帶來的浩劫。「我只是提供道具給人給他們拍,他們借用我的作品表達自己的想法。我覺得透過作品不能說了解整個世界,但更瞭解自己跟自己的世界,至少知道什麼是我不喜歡或懶得做的。」設計師本人苦笑解釋,其實作品並不直接與空氣汙染有關聯,靈感其實來自自己小時候因為父親工作關係往返海峽兩岸,每趟旅程都需要帶上許多居家物品的心路歷程。他因此聯想到,如果能隨身攜帶,與自身共存和依賴的某樣東西,是否就能無後顧之憂地踏上旅遊地球之途呢?

《SURVIVING THE POST-TRUMP APOCALYPSE》Producer: Aurélie Chassot. Director: Andrew Poole.

 

這樣懷著些許末日美感與感性的作品,也讓人意外竟是邱馳過去大學就讀工業設計時期的畢業製作。在往日製造業導向的時代,工業設計經常是大量生產商品為前提,在產品外型與包裝上所做的各種優化行為;如今進入數位時代又出現許多資訊設計、互動設計等等,「設計」似乎總是導向某一特定功能或目的;然而,設計最終一定都要「有用」的嗎?趁這機會,我們前進邱馳位於皇家藝術學院的工作室,一同與他聊聊如何看待設計這件事,又如何透過發想概念與創作,更加瞭解自己跟世界,並再次回歸那大哉問——究竟設計的邊際在哪裡?

 

設計師邱馳。Image courtesy of 邱馳.

 

邱馳,明明就是在做設計,但其作品與個性卻不那麼按著邏輯,更偏向人類習慣或心理探討;比起我們對設計的精細規劃印象,他的作品更爲直覺,甚至更像是不為特定功能而存在,某部分的他也許更像是在做藝術。曾經想過要去念心理或哲學的他,進入設計領域並不是因為從小喜愛畫畫或藝術,他也直言:「我以前很討厭畫畫,覺得會弄很髒。」但因為一直都對和人有關的事物感興趣,便選擇看似與人的生活息息相關的「工業設計」。學習過程裡,學校傳統的機械路線課程,讓他在尋找創作空間上一直挑戰著老師們的底線;在學期間也曾在台灣設計策展浪潮先鋒——設計師王俊隆與何宗堂所成立的「竅門設計事務所」擔任實習。這趟實習經驗對他而言是個巨大的轉折點,在許多的展覽策劃與布展工作上,從中見識到許多非商業與非產品的設計,讓他對於綜合各種形態的「體驗式」設計產生極大興趣。

 

《The Chair》, image courtesy of 邱馳.

 

我想我已經放棄去定義設計是什麼了。但我覺得我的作品也不全然是著重在與人的互動上,反而著重在(表演者)使用者身上。設計的訓練讓我把一些細節帶到作品裡,但這些細節可能只有表演者(或是只有我)會注意到。觀眾的反應喔…我覺得我很多東西會從很微小的點出發,但也正因為這些都是生活中瑣碎的事物,所以觀眾容易有共鳴。

 

抱持著這樣的心情期待著觀眾的反應,讓「人」也成為了邱馳作品中不可或缺的元素之一。剛入學時曾經跨系與服裝設計系的合作、名為《The Chair》(椅子)的作品,「一開始就是從身體作為材料這個老梗出發,我們先後看了許多參考資料,想著如何呈現材料,就想到把人體變成物品放在容器裡面。當時主題就是定為做椅子,開始考慮椅子可以放在哪裡。討論到椅子一半在容器內一半在容器外,覺得還不錯但好像還缺點什麼,有點怪。然後突然靈光一閃,畫出最後的樣子了。」這座中間用未強化玻璃板一分為二的椅子,幾乎近似沒有設計的設計,也讓邱馳與組員無法預期觀眾會有怎樣反應。

 

《The Chair》, image courtesy of 邱馳.

 

在面對滿教室的同學與教授,他的組員對大家說出了:「面對你的恐懼」(Confrontation with your fears),接著獨自坐上椅子往後靠將未強化玻璃板壓彎。這時班上的大家都屏氣凝神深怕板子就這樣斷裂,而邱馳坐上了另一邊,背靠背的合力將玻璃板支撐於中間——「我會支持你」(I have your back)的概念,便充滿表演張力的傳達,也因這有別於一般設計的發表形式,讓大家對作品的反應激烈。「這是我自己很喜歡的作品之一。對我而言這是一個自我突破。更深刻體會設計的可能性不只是在硬體形態本身,表演者的加入,讓再簡單的形式也會有著意想不到的效果產生。」他回顧著。

 

《The Chair》, image courtesy of 邱馳.

 

 

往後具有表演性的作品設計也成了邱馳個人的偏好,像是讓大家會心一笑、運用大自然風力就能使人身心舒暢的抓背機《Infinite Blow Job》;以及跨系選修的表演藝術課程上,在沒想到做什麼最後發現該剪頭髮了,於是最後就表演把剃頭髮剃刀黏在窗戶上,刀不動人動扭動著身體的剪頭髮——《RCA Barbershop》。這樣簡單的反轉日常生活中的物件,帶來的強烈效果也一直都是邱馳樂於持續在作品中去探索。

 

《Infinite Blow Job》, image courtesy of 邱馳.

《Infinite Blow Job》, image courtesy of 邱馳.

 

另一邊,他所就讀的創新設計工程學系,是皇家藝術院與倫敦帝國理工學院合作跨開的學系。「理工的同學都會想要解決問題,思維上面不會繞路,也不喜歡抽象的想法,很多時候他們也很難被說服。真的是經歷了一些磨合,才慢慢打開大家的心胸與想法。他們也越來樂習慣被我挑戰極限,也會對我的瘋狂想法感興趣。」邱馳不諱言,一開始與理工的同學一同合作確實是困難重重。而於最近期中展示的作品,便是結合了皇家藝術學生帶來的創意與藝術性,以及帝國理工的技術與工程學知識,製作出了這名為「LACU」的告解圖書館作品。「LACU」裝置讓人們能在一個小型密閉空間中,將自己內心深處得憂慮與罪惡感一次不吐不快。連結裝置的雲端人工智慧,記錄與辨識你的告解內容,並將關鍵字節選出來,針對你的心理壓力來源,歸納整理告解的內容,建立一個人類罪惡感與陰暗面的資料庫。值得一提的是,邱馳也提到自己是負責作品實體裝置設計,最後成品的樣式其實是他夢裡看到的;甚至最後在夢裡他還與組員討論並得到同意。醒來之後,他跟組員說大家都在夢裡同意過了,因此也就誕生了最後的成品(如果有人跟你說你已經在夢中答應了,是否會哭笑不得?)。

 

《LACU》, image courtesy of 邱馳.

《LACU》, image courtesy of 邱馳.

《LACU》, image courtesy of 邱馳.

《LACU》, image courtesy of 邱馳.

《LACU》, image courtesy of 邱馳.

 

抱持分享自身感受的心情創作——「其實就是自己覺得有趣,爽啦!」,但也有部分動機來自期待觀眾的反應。而透過自己的設計作品與觀眾,是否有歸納出什麼關於人性和關於人類的心得?邱馳表示:「人性跟社會很複雜,但設計師一直以來都有一種盲目的樂觀性,覺得設計可以解決所有問題,但其實沒那麼簡單。所以我就走上自己的歪路做一些沒用的東西,但自己做的很高興。我也是人,所以我想自己喜歡的東西一定也會有人喜歡,不太會去刻意討好跟我口味不一樣的觀眾。當然東西做完會有些反思,主要是比例上的。我的東西多從很小的點出發,但會想辦法在語境上將比例變大。從一個小點類比到大一點的尺度,或是觀眾會各取所需去衍生自己的想法。」

邱馳先後在帝國大學的生物實驗室見習了一週,理解他們做研究與實驗的各種方式。《Synthetic Biology and Fortune Telling》, image courtesy of 邱馳.

《Synthetic Biology and Fortune Telling》最後的作品,是透過人類身體不同的激素所產生不同契合度的概念,替你檢測你與你的另一半的契合度,並提供合成生物學激素的處方的另類算命形式。Image courtesy of 邱馳.

《Synthetic Biology and Fortune Telling》, image courtesy of 邱馳.

《Synthetic Biology and Fortune Telling》, image courtesy of 邱馳.

 

 

「設計」可以說是二十一世紀最夯的詞彙,去年的台灣也看到了以「設計—翻轉世界的力量」為題推動著設計之都。究竟什麼是設計?或許設計非靈藥仙丹能解決所有問題,但也許就像在前面影片中看到的作品一樣,設計確實可以為世上許多迫切的議題做出些響應與反思。設計將是打造我們人類共同未來與文化的重要推手,而這之中我們的視野與想像力有多遠大,設計的邊際便也能無限寬廣。

 

 

Tags from the story
Chiu Chi, Innovation Design Engineering, interview, Royal College of Art, Space to Breathe, SURVIVING THE POST-TRUMP APOCALYPSE, Taiwanese Designer, Voyage on the Planet, 皇家藝術學院, 邱馳
(Visited 28 times, 1 visits today)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